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2

二:

Barbossa真是令人恶心透了。

当Jack上了Salazar的沉默玛丽时,他这样想。不,确切地来说,应该是,当他被Salazar绑在桅杆上时。

其实Salazar根本就没跟他废什么话,也没说要干什么,只是凑到他耳边,对他说:

“接下来最好乖乖听我的,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对你的黑珍珠干些什么,小麻雀。”

结果还没等他回答一下,就被几个海军架到了沉默玛丽上。

如果他能见到Barbossa,他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是怎么照看他的宝贝黑珍珠的。

天气对于航行来说还算不错,但是对于Jack来说便不那么美好了,太阳在他头顶慷慨地释放着它的热量,烘烤着他每一寸干燥的肌肤,蒸发着他身体中的每一滴可怜的水分。他的右手的伤口因为逃跑时的不小心又裂开来,染红了蕾丝,又在阳光下干涸结痂。说实话,Salazar那一剑可真谓下了狠劲儿,差点把他手心捅了个对穿,也不知道好了之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要是他这手废了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Salazar。

Jack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而他被绑在后面的双手则开始上下抽动起来。

他不知道Salazar要把他带到什么鬼地方,总之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对了。

可能是为了随时威胁他的缘故,黑珍珠是跟着沉默玛丽一起出海的,不过他真的有些担心这个西班牙佬心情一不好就让沉默玛丽一炮把他的黑珍珠给轰了。

太阳终于偏了偏,不在执拗地呆在他的头顶折磨着他。Jack长长呼了口气,他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员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正准备挣脱了这绳子,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厌烦的声音。

“哒—”“哒—”“哒—”

军靴在甲板上踩出沉稳的脚步声,来到了他最为熟悉的Jack Sparrow面前。而此时他眼前的这只小鸟全然没了刚刚被绑在这边的神气,他大口喘着气,汗水从他的头上滑落到颈间又消失在那件破败的衬衫里。也有的汗水则直接从他的下巴滴在了甲板上。他泛白的红头巾在阳光下看来更加像是失了颜色,倒是他发间的几颗宝石在阳光下还闪着挺漂亮的光亮。不过这只麻雀的眼神倒还是亮晶晶的,让人觉得他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Salazar,我们做个交易,你把黑珍珠给我,我可以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Jack看着Salazar,只想快点摆脱这个西班牙佬。

“你觉得我答应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亲爱的小麻雀?”Salazar说着转到了Jack背后。这让Jack不安了起来。

谁知这位西班牙海军军官看到Jack已经挣脱的差不多的麻绳时,只是用剑把缠在他手上的绳子给砍断了,接着又是一刀将缠在他身上的绳子给砍成了两半。

“什么?Salazar你的意思是你答应了吗!哦,那我可真是太喜欢你了。”

“别高兴得太早,麻雀。”Salazar把Jack的右手摊开,又细细地解开那根已经染满了血的蕾丝,把它随手丢在了海里。

“喂,那可是我从一位优雅的夫人那儿顺来的,我至今都记得和那位夫人度过的美丽夜晚。”Jack手舞足蹈地说着,似乎都忘了自己右手的性命还拿捏在Salazar手里。

“如果你还想你的手能好的话,少说点话。”这下,Jack果真乖乖闭了嘴。几个船员搬来了一桶淡水,放在了自家船长的身旁。Salazar从怀里掏出一块上面还带着淡淡血迹的手帕沾了水将Jack右手伤口周围早已干涸的血迹仔细擦干净。Jack看着Salazar给他擦血的那块手帕,竟然意外的和那天牢房里的那块差不多。Jack这样想着,抬眼看了眼这名西班牙人,却发现Salazar专心致志得紧,压根就没看他。正当Salazar拿出药粉准备撒上去时:

“啊啊啊啊啊!”

明明Salazar根本还没开始倒药粉,这只聒噪的鸟儿竟然就开始叫了起来,这下Salazar黑了脸,干脆报复似的把药粉一下子全倒在伤口上。结果真正开始倒药粉的时候Jack倒乖乖闭了嘴,只是皱了皱眉头,哼都没哼一声。

Salazar见这只麻雀闭了嘴,也就放轻了动作,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拧起了眉头,将动作放得更重了。

Jack眉角抽了抽,看着阴晴不定的Salazar,吐了吐舌头。

终于开始缠纱布了,Jack有种解脱的感觉,他可受不了这西班牙佬这么折磨自己。

“黑珍珠由你掌舵,但是船员是我的人,别想讨价还价,这是你能在我这儿争取的最好结果。”Salazar收好手帕,然后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这套军装,“另外,好好用你的罗盘替我导航,不然沉默玛丽立马会让黑珍珠沉入海底。”

“Salazar,我收回我的话,我现在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你了。而且我觉得你的脑子可能有了什么问题,连去哪里都不告诉我,我怎么给你导航啊?”
“到了你的船上就知道了。”Salazar看着Jack发间的小宝石在阳光下闪着光,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了抚Jack垂在头巾前的那缕深棕色的长发,他的动作小心翼翼,每一次抚摸都溢满了柔情,似是在抚摸这世上最为璀璨的珍宝。他的手指在Jack的发间穿梭,温和又熟稔地触碰着他发间挂着的每一个挂饰,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的声响。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熟练自然,仿佛这动作他已经模拟了千百遍,又好像在久远的曾经,他曾经无数次做过这样的动作。

“Salazar,说好的。”Jack静静地垂下了眼帘,很显然,他也被勾起了尘封已久的回忆。

“我不像海盗,我说话算话。”Salazar这时也回了神,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快速收回自己的动作,把Jack带到了黑珍珠上。

黑珍珠没什么变化,甚至看上去比以前更好,看来Salazar是把她照顾的不错,这让Jack稍微把Salazar的形象提升了一些,当然,这只是稍微有一点。

他不去管Salazar,径直走向他的黑珍珠的船舵。他用手一遍一遍地,细细地抚摸着他的黑珍珠,用着他平生最为温柔的动作,似是要把她永远描摹在心里。他尽量不去在意背后Salazar的目光,他也知道,他曾经欺骗了这个人,背叛了这个人,他也真真正正地想要置他于死地,为了让他能在海上扬名,而不是靠他的老爹那一点容易被人遗忘的光辉。Salazar一开始就是被他当成了一个工具,却不料这人到最后似乎是动了真心,至于他自己,也许动过,也许没有,岁月过去了太久,以至于他也无法分辨他自己当时的心境。他年少的时候,他们曾纠缠在一起,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在一起纠缠,流转往复,或许这是他欠给Salazar当时的那一颗炽热的真心。

Salazar看着这只麻雀的背影,伫立在甲板上,犹如一尊远古的雕像。过了许久,他离开了黑珍珠,回到了沉默玛丽的船长室。

这次是国王下的命令,原因是他听说有一块石头,可以让人回到过去,也就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回去的人可以改变历史,如果落在了居心叵测的人手里,对于国王来说就是威胁。所以他让Salazar把石头找到带回来毁掉。但是Salazar却是有些自己的想法。他把Jack带在身边也就是因为他的私心。

另一边的Jack躺在黑珍珠的船长室的床上,一口一口地灌着朗姆酒,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拿出罗盘,晃晃悠悠地走到甲板上。Jack勉强站定,他“啪”地打开罗盘,红色的指针快速地转了一圈,指向了他的身后。他转过身,却看到Salazar在沉默玛丽甲板上的背影,而罗盘上的指针不偏不倚,正正地指着那个穿着军装,站得笔挺的西班牙海军军官。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