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3

这章把章鱼哥放出来了,会讲一讲他和女海神的故事,说实话我觉得章鱼哥真的自带虐点hhhh

三:

Salazar的确是有点诚信,在黑珍珠上,不等他问,他的大副Lezaro就告诉他了此行的目的。

“Captain让你帮他导航去找一块石头,可以让人回到过去。”

“没有名字?找一块石头,让我想想,哦依我看来Salazar不如直接在海滩上随便找一块五彩斑斓的小石头然后带回去说:‘我尊敬的国王,这就是你要找的石头。’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你我都省力,你也不用费尽心力地看着我。而且我头发上的石头们有的也挺漂亮的,你们随便顺一个走,然后呢放我和我的黑珍珠一起走,是不是很划算?”Jack眉飞色舞地道着一串听上去没什么道理的话,还不忘用两只手在空中胡乱比划,怎么看都是一副不靠谱的模样,让人信任不来。

谁知Lezaro干脆不理他了,Jack也只好咂咂嘴,开了瓶朗姆猛地灌了一口。

他微微掉头瞥了瞥Lezaro,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他暗暗掏出罗盘,慢慢将它打开,那里头的红色指针转来转去,却始终没有确定航向。Jack皱了皱眉,将罗盘盖上,眼珠子转了一圈,又将罗盘打开,这次指针则稳稳地指向了右方。Jack舒心地勾了勾嘴角,又望了望海面,开始将黑珍珠向罗盘所指的方向前进。

“Captain,他果然往别的方向航行了。”不知何时,Lezaro已经到了沉默玛丽的船长室,站在了正在看航海图的Salazar身后。

“如果他真的带我们去,那他就不是麻雀了。”Salazar看着面前的航海图,在目的地上做了一个醒目的标记,“如果Jack碰到了海盗船,立马把船击沉。他需要教训。”

Salazar将航海图卷好收起来,却发现沉默玛丽船身有些不稳,他听见船员在喊叫。Salazar听到动静,赶紧出了船长室,他想他还是把这只麻雀想得太简单了,他哪里是想去找艘海盗船跟着走,他分明是要把他再害死一次。他在前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它深不见底地模样似要把所有来访者都抽皮扒骨,吞吃入腹。他不能再犯和几十年前一样的错误,他赶紧按住船舵疯狂转向,努力把沉默玛丽偏离那个漩涡。

“Jack Sparrow!”Salazar的声音在辽阔的海上响起,竟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沧桑之感。

Jack猛地回头,就看到了Salazar和沉默玛丽在漩涡边缘的背影。此时的天色早已失了颜色,如墨黑的乌云在天边愤怒地翻滚着,它们互相撕扯着,啃咬着,在碰撞中霎地生出几条线条锋利的闪电,直要划破了天际,直伸到那黑洞洞的漩涡的肚子里。暴雨拍打着黑珍珠的甲板和黑帆,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也冲刷着沉默玛丽。而沉默玛丽和那个号称海上屠夫的西班牙海军军官在那个巨大的张大了血盆大口的漩涡的边缘奋力挣扎着,这时候,Jack心中突然不知生出了一种名为什么的情绪,他将原本就不在漩涡边上的黑珍珠猛地调转了船头,向沉默玛丽全力开去。

黑珍珠上的船员们原本拿出的剑又被收了回去,随后便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把船上的重物全都卸下来!快!”

雨水疯狂地打在Jack的脸上,浇透了他的全身的衣服,他觉得全身仿佛加了千斤,这让他在转舵的时候感到了无比的吃力,甲板上全是雨水,船员在左右奔走的时候甚至还会“啪”的一声在甲板上摔个狗啃泥。

“把绳子抛过去!快!拉住你们的玛丽!”当黑珍珠终于开到沉默玛丽一侧时,Jack喊道。

“Aye!”

Salazar听到Jack的声音猛地回过头,一时间竟忘了转动船舵。

只消片刻,十几根绳子①便抛到了沉默玛丽的甲板上,沉默玛丽上的船员们立马麻利地将绳子绑在船上的各处桅杆上。

“嘿!西班牙佬!专心点,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来拯救可怜的玛丽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对我投降,我就饶了你!哈哈!”Jack说着,向Salazar挥了挥手,红色的头巾在海风中飞舞飘扬着,一如当年地那个意气风发的小海盗,小麻雀。

Jack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快速转着船舵,将沉默玛丽硬拉出来。

Salazar这时也回了神,赶紧顺着黑珍珠的轨迹往水流的平行方向②航行,“各位加把劲儿!我们就快出去了!麻雀!别让我失望!”

眼看着两艘船就快要驶出漩涡时,漩涡却突然消失在了海面上,海面一下子恢复到了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船员们刚刚松了口气,却又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自家船长依旧沉着脸。

“Jack Sparrow,你拿着你的罗盘到底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你最好给我说实话。”Salazar说着,就掏出枪上了膛指着Jack,“我也觉得这事儿不会这么结束。”

“Salazar,我劝你把注意力放在可怜的小玛丽上,还有你这样对自己的恩人真的好吗?”Jack丝毫不顾忌对着自己的枪,反而愈发神气,翘着手指,扭着身子。

Jack话音刚落,Salazar就一个急转弯带着黑珍珠往原先的漩涡处更远了些。因为那个地方的水流又快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

“Davy  Jones……”Jack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突然启唇呢喃。

Salazar注意到了Jack的异样,他顺着Jack的目光看向海面,只见海面上突然冒出一艘船来,他的船帆上的海水极速地被涮下去,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飞翔的荷兰人号。

“快跑!Salazar!如果我在这里没命了,我一定要变成亡灵来找你!”Jack眼见不好,赶紧把黑珍珠向前开去。

“Jack Sparrow,不想见见老朋友吗?”

Jack拖着沉默玛丽还没开出多久,就听见Davy Jones那令人恶心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Jack转过头,倚靠在船舵上,懒洋洋地说:“我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交情,也不是朋友,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你,也不想见到你,我想我们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的印记已经够深了。”

他刚想嘲讽一下Davy Jones的章鱼脸,但是他已经不是曾经的样子了,他变成了正常人的模样,长湖子,有些老但还算年轻,俨然像一位航海家。

但是他旁边的人倒是令他微微有些震惊,那是Elizabeth。

不是,他觉得这有些奇怪,Elizabeth一直和解除诅咒的Will在一起,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只有Elizabeth,那么Will在哪里?

“小麻雀,看来几十年里你欠下的债不少啊,还有别自诩是我的恩人,你对我下了杀心,就比如刚才。”Salazar把枪收了回去,站在甲板上,一副看戏的表情。

“但我刚刚的确救了你!你个忘恩负义的西班牙佬!”Jack不可否认当时他的确想杀了Salazar,所以他让罗盘指向了这里,但他真没料到这里是Davy Jones的地盘,不然打死他他都不会来,也省得在这和Salazar争论。他毕竟有些心虚,所以也只能反复强调他刚刚救了Salazar的行为。

“Jack Sparrow!虽然我也不想再来找你,但是我这手头上的事还是交给你比较合适。”Davy Jones说着,轻轻摩挲着他脖颈上的心形吊坠,不禁在语气上都带上了丝丝缕缕的柔情。

Jack注意到了Davy Jones的动作,他看了一眼Salazar,随后用手撑着船舵,勾唇笑道:

“虽然我这人好像做什么事都不怎么靠谱,而且还特没诚信,我也劝你不要找我做什么事,但是我还是想听一听的。”

TBC.

①.和小可爱讨论的结果,觉得这样还可能是可以的,如果有科学性错误,就无视吧,毕竟我物理负一百分。

②.百度的结果,对不对我就不知道了。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