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4

这章老萨和麻雀的戏份稍微少一些,章鱼哥和女海神的故事我是非常想脑的,所以在这篇文里会作为支线仔细讲www

四:

“Jack Sparrow的话不作数,我们没有兴趣听你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你废话。”Salazar挥了挥手,几个黑珍珠上的船员便把Jack架到了沉默玛丽上,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黑珍珠便换了船长,换成了Lesaro在掌舵。

“喂,Salazar,你什么意思啊?你什么时候有权力替我做决定了?”Jack不满地叫道。甚至还佯装挣脱了几下以表达他的情绪。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囚犯,他要干什么,得是我说了算。”Salazar没有回答Jack的问题,而是转向了Davy Jones。

“他还有一百年押在我这儿……”

“轰!”不等Davy Jones说完,炮声便与飞翔的荷兰人号碰撞了起来,激起了千层海浪。

“Fire!把它击沉!”

Salazar一声令下,沉默玛丽和黑珍珠的炮火便一起对准了飞翔的荷兰人,开始攻击它的船身。

谁知飞翔的荷兰人见到形势不妙便又马上遁入了海里,不见了踪影。

“Salazar!你疯了吗!Elizabeth还在上面!而且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坏掉了,那艘船是艘亡灵船,你根本不可能击沉它!”Jack一看见飞翔的荷兰人号遁入了水中便一下下挣脱开了那两个船员,一直冲到了Salazar的面前。

“你这段话让我觉得那个叫Elizabeth的女人似乎和你关系不一般,既然这样我觉得我当时应该对着她开炮。”Salazar说着看了眼Jack的右手,那里原本纯白的纱布又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说来伤心,Elizabeth已经嫁给Will好多年了,连臭小子都有了。等等,Salazar,你是不是,还是迷恋着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Jack将身子凑近Salazar,冲他坏笑着,身子也软软地扭起来,丝毫没了刚刚叫板的劲儿。

Salazar意味不明地盯着Jack看了良久,迟迟没有答话。他漆黑的眼里仿佛是一口深潭,看不见波澜,也无法揣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Jack仍从他的眼眸深处捕捉到了一丝也就是一丝的涟漪,如同平稳的海面上细细泛起的条条波纹,不需要太多的裂纹,或是惊涛骇浪,只需要这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豁口,藏得再完美无缺的感情也会在一瞬间翻涌而出,所有的伪装也都会变得分崩离析。站在Jack面前的这个西班牙海军军官保持了沉默,拿起他的右手,摊开他的手心,解开了连Jack都没有注意到的被血浸染的纱布,让船医重新拿来了纱布和药粉。他拿出那块手帕将周围的血迹擦干净,然后撒上药粉,再一圈一圈地为Jack缠上洁白的纱布。

“Salazar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被我说中了不好意思?那可真是个应该和整个加勒比海宣扬的好笑事。”Jack就算是在洒药粉的间隙都不忘调侃Salazar一下,虽然他心里知道的清清楚楚。

Salazar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

“几十年前,我对你动了心,却被你狠狠欺骗,背叛,但是Jack Sparrow,你真的很厉害,就算我在魔鬼三角洲恨了你这么多年,当我再见到你,你还是会让我——”Salazar顿了顿,语气突然温和了下来,“永远舍不得杀你。”

Jack难得静静地听完了Salazar的一长串话,他微微垂下眼帘,密密的睫毛掩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他突然凑到Salazar的耳边,拈着千回百转的语调,在他耳边浅浅低喃:

“Armando,放我走,给我自由,好不好?”

Salazar的眼里早没了刚刚的情愫,只留下了一潭深不见底的,透着冰冷的死水,他推开Jack,清清楚楚地,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我可以纵容你在我的船上肆意妄为,甚至用你的罗盘把我拖进死亡的深渊,但是我绝不会放你自由,我会永远把你拴在身边,你永远都得不到自由,这是我唯一能狠心在你身下实施的报复。”说完,他便亲手把Jack拷在了桅杆旁。

“Salazar,如果我想逃,你以为你能关住我吗?”Jack依然笑着,他看了看手上的手铐,对Salazar说道。

“如果你逃了,我也会有办法把你重新关起来。”

Jack静静地看着Salazar走到了沉默玛丽的船舵边上,将沉默玛丽重新按正确的轨道驶向了远方。

在沉默玛丽离开这片海域后,海面重新生成了漩涡,只是这次的漩涡似乎没有什么杀伤力,在它的水流涌动间,竟然还带着淡淡的温柔之感。

飞翔的荷兰人号重新脱水而出,Davy Jones站在船上,身后早已没了Elizabeth的身影,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海面,蔚蓝的眼睛里的溢满了浓的化不开的悲伤和深情。

海面上突然间有了动静,一股水柱突然间从海面盘旋而上,达到一人高度,下面的海浪蓝得仿佛是用最珍贵的矿石制成的颜料染上的,在阳光下闪着莹莹的光亮。最下面的海浪反复盘旋着,俨然成了女人的裙摆翩翩起舞。而上面的海水光滑而晶莹,勾勒出窈窕的女性身体,雕琢出完美的脸庞,编织出柔顺的发丝。她沐浴着最后的阳光,仿若女神,或许,她就是女神,她旋转着裙摆向Davy Jones翩翩走去,轻盈地站在了他的身前。

“Calypso……my love.”Davy Jones望着他日思夜想的面庞,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发丝,却又不敢破坏她的形态。

“我很想你……”女神哼着最为轻柔的调子,像他诉说着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女神伸出手,伸进自己的胸膛,掏出了一个心形吊坠,拿在自己的手上,“收好我们的吊坠,亲爱的,别让任何人得到它,我相信你能做到。”

“Calypso,你总是在我身上施加各种各样的负担和枷锁,你消耗着我对你的深情,你曾经背叛了我,我也把你囚在别人的身体里,可是都结束了,你什么时候,能放过我们?”Davy Jones看着女神的眼睛,试图在她的眼中找出些许情绪,可他失败了,她的眼睛以海水的形式显现,他又怎能在其中看到情绪?

“你甚至都不肯以真面目看着我。”Davy Jones的眼里突然落下了一滴泪水,滴在了飞翔的荷兰人号的甲板上。

女神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他一定会按自己说的做,于是她迅速的回归大海,消失不见。

Davy Jones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他深爱的人,到头来,却连一个泡沫都捕捉不到。

其实你一直在普通女孩的身体里也很好,这样我至少能感受到一个有着鲜活肉体的,活生生的你,我可以拥抱你,亲吻你,抚摸你的脸庞,发丝,甚至眼角,甚至我可以用剑捅穿你的胸膛来发泄我对你的恨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连你的一丝痕迹都捕捉不到。

Davy Jones这样想着,抚摸着他的心形吊坠,但是,这次,他感觉到吊坠里多了什么东西。

TBC.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