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5

这章过后,伊丽莎白和小铁匠离出场就不远了,轮回之石的作用其实一开始就被他们一众人误解了hhh

五: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Jack真的消停了很久,消停到最后,Salazar竟也不再去管他,甚至松开了他的镣铐,允许他在沉默玛丽上到处走动,却不允许他到黑珍珠上去,可能Salazar真的心有余悸于Jack上一次的危险行动,任由Jack怎么苦苦哀求,他就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Jack仿佛成了沉默玛丽上的一名普通船员,唯一不同的是,他不用管船上的任何事,也不用像其他船员一样总有些忙碌,他只要不闹出些事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喝酒聊天,甚至和船员打架争吵,Salazar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他,也懒得管他。

Jack像往常一样抱着他的朗姆酒在甲板上溜达,他用眼睛快速地将船上来来往往的船员扫视了一圈,发现经过这些天之后,也没什么会注意他了。他便快速地躲进一个角落,和以往无数次做过的那样打开了罗盘,却发现指针依然是在没有方向的四处转着,压根确定不了方向。

他合上罗盘,将它重新收了起来,他鬼鬼祟祟地溜到沉默玛丽的船长室,佯装在门外听了听动静,然后左手敲了敲门。

“进来吧。”Salazar在门内听到敲门声,心中大致有数,他将桌前收拾好,便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说吧,小麻雀,你消停这么多天到底是想干什么。”

“唉Salazar,难道你就不能认为我只是累了想歇一歇吗?我也是个人,偶尔在这里享受一下我觉得也挺不错的,如果你能把我的枪和剑还给我的话,那感觉就更棒了。”Jack仿佛是到了自己家一样似的开始在船长室里到处走动,不时还会把什么东西撞翻撞倒,但他马上又会冲Salazar尴尬地笑笑,然后将东西扶了起来。他用眼睛到处看着,终于在Salazar的床边看到了他的东西——剑和枪。

“别得寸进尺,如果是为了这件事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不然我可能会把你重新锁起来。”Salazar顺着Jack的目光扫了一圈,自然注意到了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东西,他走到床边,把剑丢给了Jack,但是把枪别在了自己腰间。

“Salazar,这你就不厚道了,你把剑给我,为什么不干脆把枪也给我算了,我又不会现在一枪崩了你。”

“对你我可不放心,把剑给你,是因为我笃定和你比剑我还是能赢的。”

“那可不一定。”Jack勾唇对Salazar笑了笑,自信又带着些许玩味,“哦对了,你的航海图给我看看。”

Salazar把闻言抬眼看了眼Jack,把收好的航海图重新展开亲手把它展在Jack的面前。Jack看到那个被Salazar用笔做了标记的目的地时,蓦地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抬头看了看Salazar,发现对方正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上去是疑惑于Jack此时的表情。

“怎么了?”Salazar先开口了。

“这是谁给你的?Armando Salazar,告诉我。”Jack的眼神中少有的出现了认真和紧张,可惜,这眼神不是为了Salazar。

“国王陛下。”

Jack意味不明地笑出了声,他灌了一口朗姆酒,突然上前死死的攀住Salazar的肩膀,“听我的,Salazar,你要的东西绝对不在那里,别去,不要去,算我求你了。”

Salazar盯着Jack看了良久,这让Jack不安了起来,因为他看不懂Salazar眼睛里蕴藏的是何种情绪,他摸不透他,现在他才发现,他在面对自己几十年前的纠缠至死的故人时,他竟一点也猜不透他。

最后Salazar将Jack攀在自己的肩上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来,将它们重新安放在Jack的身侧,“我知道那叫沉船湾,是你们海盗开海盗大会的地方,但我,誓死都不会改变航向。”

“你就一定要这样做吗?”

“对。”

“Salazar,你做不到的,你永远也杀不光所有的海盗,就算开进沉船湾,最好也是落得两败俱伤的局面。”

“哦对了,那群海盗要开海盗大会的目的是想把女海神重新囚禁对吧,果然他们是不会让女海神限制他们在海上的权利的,果然是一群肮脏又自私的家伙。”Salazar重新将航海图收好,把它放在了桌边,“这样的大会一定是不能缺了你的,我亲爱的海盗王,小麻雀,乖乖跟着我走吧。”
Jack走上前去伸出手拨了拨Salazar肩上被他弄乱的流苏,突然沉着嗓音道:“我,也是海盗,而且,别太自以为是。”

“那就试试看。”Salazar低下头,看着Jack,微微笑了笑,只听得“咔嗒”一声,Jack便又被拷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他被拷在了桌边,而且是两只手都被拷上了。

Salazar并没有去多管这只麻雀,他走到甲板上,看了眼与沉默玛丽一起航行的黑珍珠,招呼了一下船医,便到玛丽前方开始认真地掌舵。

他的父辈都是因为海盗而死,他也是西班牙的海军军官,他不可能去宽恕海盗,不管是为了自己的父辈,还是因为对西班牙的忠诚。唯一能让他破例的,只有Jack Sparrow。

他曾立誓要消灭所有的海盗,可是因为那只小麻雀的突然闯入,这个誓言也注定成了一句空话,成了海面上转瞬即逝的泡沫。他的人生因为Jack而变得支离破碎,变幻莫测。他曾丢失了他的荣誉和一切,或许是某种命中注定,几十年后,他又重新获得了一切,却又和这只不消停的小麻雀纠缠在一起,他杀不了他,而他能做的,也只是把他们徒劳地捆在一起,但他又何尝不明白,他永远捆不住他。但Salazar仍想试一试,哪怕到最后他再次一无所有。

船医一推开船长室的门,就看到Jack在拼命挣着自己的手铐,他径直走过去,在Jack面前蹲下来,“Captain让我来给你换药。”

Jack没有答话,倒是乖乖地摊开右手,船医拆开纱布,看了看伤口,“以后你的右手注意一些,如果你不想它废了的话,虽然它现在好了也会有后遗症。”

“你这话应该和你们Captain说。”

船医不理Jack,只是静静上完药便走了,顺便还将船长室上了锁。

Jack冲船医的背影做了个鬼脸,“Salazar的船员都和他一样讨厌。”

“我亲爱的Calypso,我需要你。”Jack突然对着安静的地面淡淡道了一句。

而在这时,地面突然凭空生出几滴水滴汇成了一颗较大的晶莹水珠①悬浮在空中。

“罗盘不管用了,对吗,Jack?”

凭空生出声音在船长室里突然响起,未免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若是听得仔细,就会发现,这声音来自水珠。

没等Jack回答,那水珠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亲爱的Jack,如果你是想找到轮回之石的去处,那么,别指望我给你的罗盘。”

Jack启唇刚想说什么,Calypso便幻化成了一根手指点在了Jack的唇上,“亲爱的,别问,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找到它的。”

Calypso将这一切说完,便又消失了,又是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是罗盘却回到了Jack的左手里。

原来是轮回之石,在Jack小时候,他老爹曾经跟他讲故事一样的讲过,只是当时他也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好玩的故事,不过听Calypso这么说,那还真的有这么一块石头。

传说Calypso是擎天神Atlas②所生,但是被Atlas囚禁在了一座岛上,惩罚她守护着一块叫轮回之石的石头③,若是这块石头落入了他人之手,她便要被打入冥界,失去她永生永世的自由。至于她的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老爹没说,听说也没人知道。而如今所有人见到的Calypso实则并不是她的真面目,听说也没人见过她真正的样子,包括海盗王们封印她的时候,她都未曾现出她的真身。

Jack这样想着,又打开了罗盘的盖子,这次罗盘的红色指针依然晃晃悠悠地转来转去,没有方向。

而此时的沉默玛丽,离她的目的地沉船湾,已经越来越近。而各处的海盗船,也陆续抵达了沉船湾。

TBC.

①.Calypso的词义为“我将隐藏”,所以我在这里把女海神的形象设定成为不会轻易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都是以海水化形,或者直接匿于大海。

②. Atlas是希腊神话中Calypso的父亲,有借鉴一部分神话内容。

③.这部分内容是我瞎编的,原希腊神话的惩罚是命运女神每隔一段时间送来一位英雄,他们不会留下,但是Calypso会爱上他。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