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6

六:

船内的牢房里透着阵阵属于大海的腥咸味道,如同波浪般地拍打着牢房里每一个人鼻翼,他们身下的稻草都是湿哒哒的,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可容人稍稍坐一坐。

还好,这儿没什么不明生物到处乱窜。Elizabeth这样想。

此时Will和Henry就坐在她的身边,小Henry毕竟还是年轻,有些不安地挪动着身子,一旁的Will,他的父亲伸出手拍了拍儿子的肩以示安慰仿佛在说:没事的。

Will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当了二十年的船长,对这艘船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说清清楚楚,这牢房并非无法攻破,只是时候还没到,他得搞清楚Davy Jones的目的地是哪里。

“爸爸妈妈,我们就在这里坐以待毙吗?”最后还是年轻人先沉不住气,挪了挪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着。

“当然不是!我们得想办法出去!”Elizabeth先开口了,抢了Will的话头。

“Henry,耐心点,你应该相信你的父母,我们都和Davy Jones交过手,没什么可担心的。”Will摇了摇牢房的铁门,“相信我,Elizabeth。”

“可是你现在没有剑也没有别的什么来撬开这扇门,或许我们……可以学习一下Jack的做法,把锁给撬开。”Elizabeth看着丈夫的动作,立马就明白了Will的想法,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还好她的发髻并没有散掉,那么她的那根盘发的细簪子应该还在头上。她纤细的手指在发间摸索穿梭了一会儿,突然抽出一根质地上好的发簪。

Elizabeth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裙子,便往牢门走去,Will见状拦住了她。

“我们得看看Davy Jones的目的地,等等,Elizabeth。”

Elizabeth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了,自然也不会太莽莽撞撞的,脑袋一热一头冲,何况她现在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们原本是准备开始他们一家人安安稳稳的生活的,再也不去管这些事。Elizabeth不用苦苦等着每隔十年Will上岸的时候,Will也不用永无止境地运送着亡灵,而他们的Henry也可以不用冒冒失失地出海,在他这个年纪,他完全可以和Barbossa家的那个小姑娘开开心心的谈个恋爱,然后差不多了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小家了。那姑娘他们见过,是个聪明又可爱的姑娘,只是很快便被不知如何复活过来的Barbossa接走了。当Elizabeth看到又奇迹般复活过来的Barbossa的时候,她便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预感也十分准,Davy Jones闯进了他们的家,把他们绑到了飞翔的荷兰人号上。

她刚刚见到了Jack,在他身边的应该是海上屠夫Salazar,他听回来后的Henry说起过,也就是说在波塞冬之墓死去的人都复活了。看来那地方是不简单了。不过Salazar按道理是恨Jack恨到要把他抽皮扒骨的地步,但是在她眼里,Salazar明显在维护Jack。Elizabeth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越发理不清楚了,便泄气似的撑了撑脑袋。

“Elizabeth,你怎么了?”

“妈妈,你怎么了?”

Will和Henry见自己的亲人看上去状态欠佳,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见到Jack了。”

“亲爱的,你一回来就告诉我们了。”Will柔声说道,接着用手细细地为妻子理好额前的发丝。

“我的意思是,他看上去,也不是,海上屠夫Salazar和他在一起,而且很维护他。”

“什么,那个Salazar可是Jack的仇人!”Henry有些不可置信地跳了起来,有些质疑自己那场冒险的真实性。

“亲爱的们,这正是我疑惑的。”Elizabeth又用双手抓了抓头发。

正当Henry准备接话的时候,Will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三人立马安静下来,这才听到在不远处似乎有一阵规律的脚步声。

“很快就到目的地了,请我们的海盗大帝再忍忍。”Davy Jones站在牢门口,静静地看着牢房里的一家三口。又开始摩挲起他胸口的心形吊坠。

“你要把我们带到哪里!”Will故作气极的样子站起来质问Davy Jones。

“一个一定需要海盗大帝的地方。”Davy Jones暗暗地加重了“海盗大帝”几个字,然后便扬长而去。

Elizabeth很快反应了过来,Davy Jones是要去沉船湾。也就是说那里将要举行海盗大会。

“唉我说Salazar,你的生活可真没一点点乐趣,你都在这看了一天这种东西了,你不累吗?”在沉默玛丽的船长室里,Jack靠在Salazar办公桌的桌边上,因为双手都被拷在桌边只好偶尔换换站姿来达到娱乐的目的。

“闭嘴,小麻雀。”Salazar将手上的笔点了点Jack的右腿,示意让他站好。

“唉你真是太无趣了。”Jack瞥了瞥Salazar正在写的文字,“话说Salazar,你在写什么?”

“凭你的视力自己看不到吗?”

“可我不识字啊。”

“别在我面前装傻,别忘了,我是亲手教过你写字的人。”Salazar说着,将那一纸公文放在一边。

Jack顺着Salazar的目光看过去,却突然发现在那一堆公文下面露出的桌面上,俨然是“Jack Sparrow”的字样。字迹已经很旧了,大约已经是几十年前刻的了,不过上面有过重新刻过的痕迹。它一定经历了漫天的炮火,岁月的腐蚀,但它依然被Salazar小心守护着,不管是出于恨,还是出于爱,至少Salazar想要记住这个名字——Jack Sparrow。

“哦对了,小麻雀,不出意外,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Salazar你告诉我这个,是期待我对这件事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只是提醒你。”

“Captain!我们到了!”

Salazar闻言,几乎是一瞬,就出了船长室。

“现在来了几艘海盗船?”

“现在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Salazar让沉默玛丽和黑珍珠找了一处略为不易察觉的地方停靠,他现在只要等国王的舰队一到,便可以把沉船湾里的海盗消灭殆尽。

船长室里的Jack看了看桌上的笔和墨水,得意地笑了笑。

所以当Salazar再次打开船长室的门时,船长室里早已没了Jack的身影。

Salazar没有生气,也没有发怒,他知道Jack Sparrow早晚会想办法逃走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罢了。但他真的恨那只麻雀,他也只能把他锁在身边,也许他可以用各种方法折磨他,但是他就是无法下手去杀了他。

他叹了口气,看了眼办公桌,却突然发现桌上有一个字条,墨水已经被弄翻在了地上。

字条上的字迹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几十年前他刚刚捡到这只小麻雀的时候他只是会写字,不过写的歪歪扭扭,后来是他教他一笔一划地写出了漂亮的花体,因为是他教的,Jack的字迹也不可避免的和Salazar的很相像。

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要记住这一天,因为你差点就永远抓住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