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08

八:

“砰!”

Salazar开枪了。

只是他没有打中任何人,也可以说,是他早就料到。

Jack Sparrow跳下了海,顺道把Barbossa给推开了。

Barbossa看到Jack跳了下去,赶紧收了剑把着墙向下看去。

“Barbossa,我们一早就应该抵抗。”一旁的Elizabeth对Barbossa的行为感到有些不满。

Jack后悔跳下来了,现在他该往哪里游?游回去或者到西班牙佬那里去他可都没好日子过。他抬头看了眼,却发现Salazar把外套脱了下来给了一旁的船员,俨然是一副要下来的情景,Jack暗道不好,赶紧往回游,却听到“扑通”一声。他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Salazar的速度可真不是赖得。他还没游出多远,便被一把拉入了一个怀里。

“小麻雀,你在跑什么?”Salazar轻声附在Jack的耳边说。

Jack努了努嘴,心想反正到哪边都差不多,虽然到Salazar那边是差了点,不过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总是会有办法脱身的。

Salazar见Jack没有话答,便半搂着Jack往回游去,突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Jack小麻雀,别忘了,黑珍珠在我手上。”

“如果你拿黑珍珠威胁Captain Jack Sparrow的话,我一定会恨你一辈子,Captain Salazar。”

上头的Barbossa略带玩味地看着水底下的一对人儿,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个青苹果,咬了一大口,苹果的汁水顺着他的胡子滴到了地上,接着他便把苹果丢给了他肩上的Monkey Jack。

“妈妈,我觉得我受到了欺骗。”一旁的Henry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像一时还接受不了Salazar和Jack可能是一对的这个事实。

Carina也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同样有些觉得不可置信。

Jack和Salazar上了沉默玛丽的甲板上。Salazar将湿透了的袖子卷了起来,然后接过一旁的外套披在了Jack的身上。Jack好像是被这突然的动作小小地吓了一跳,他像只受惊的鸟儿似的炸了炸毛,不过他倒是很快习惯了这突然的关怀。Salazar觉得Jack的反应有点可爱,便轻轻嗤笑了下,随即便一把把Jack揽进怀里送进了船长室。

本来Jack心里对Salazar有那么一点改观,但是下一秒他就不那么认为了。

这该死的Salazar又把他拷在了他的桌边,只是这次他的待遇突然好了一点,Salazar让他坐在了他自己的椅子上。

“嘿,我说Salazar,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不拷着我吗?”

“拷着你是为了让你不要到处乱跑,最后成为别人的人质拿来威胁我,或者,把自己搞得太狼狈。”

Salazar又出了船长室,这次他把船长室的门锁上了。

Jack有些烦躁地踢了踢桌角,又想去把Salazar的那件外套给扯下来,却突然瞥到Salazar外套左边胸口处的口袋里好像露出了一张被折叠得很整齐的纸,Jack皱了皱眉,将那张纸抽了出来。还好Salazar给自己拷得链子还不是太短,让他还是能不是太难地将它拿出来。Jack拿着那张被折叠得连边边角角都十分平整的纸,突然觉得有些眼熟,他将这张纸打开,发现纸上赫然是他留给Salazar的字。Jack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他有些慌乱地将纸重新折好,塞进了原先的口袋。

他想他现在可不是应该被什么东西触动心弦的时候,因为他再次听到了外头此起彼伏的炮火声。他该想个办法逃出去。

于是Jack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另一边的海盗在海盗大帝和Barbossa的鼓动下开始抵抗了起来。但是唯独有一位海盗却在他们与海军进行抵抗时偷偷走到了别处。

“注意着,那个清夫人和Davy Jones都不见了。”Barbossa在连天的炮火中突然向Turner一家发出提醒。

此时一直专注抵抗的Will转头四处望了一圈,发现果然少了清夫人,不过Davy Jones少了他倒是觉得一点不怪。

“Lesaro,海盗船是不是少了一艘?”Salazar拿着望远镜站在沉默玛丽上看向了对面。

Lesaro接过Salazar递过来的望远镜,依着船长的意思又仔细点了点,对Salazar说:

“我想是的,Captain。”

Salazar会意转身走进了船长室。

“我是不是该感到庆幸,至少你还没出了这个船长室。”Salazar看着面前那只活蹦乱跳着已经准备走出船长室的小麻雀,转身重新锁上了船长室的门。

Salazar环顾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但他觉得这次的链子好像长了些,因为他注意到了Jack手上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银簪子。他一把摁住Jack然后夺下了他的簪子。把它直接扔在了地上。

“Salazar,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上次把一位贵夫人赠与我的蕾丝丢在了海里,这会儿又把一位漂亮姑娘的发簪扔在了地上,要知道它可是帮了我大忙!”

“我劝你别在我面前玩这些把戏,因为我足够了解你。”Salazar攥着Jack的手腕,突然下了力道。

“了解?Salazar,你有什么资格说了解我?你被我困在魔鬼三角洲几十年,我们唯一相处融洽的时候大概就是我假扮你们海军军官的时候,而那次,我骗了你,你认识的那个人不过是你臆想出的一个虚假的人儿。之后呢?之后我们就一直在互相纠缠,你也只能了解我些小把戏罢了。我的人生你从未真正参与,你怎么能信誓旦旦地说你了解我!”

“不,在我看来,几十年前那个冒充军官的小海盗和现在的你,一点没变。”

不是我看不出你的破绽,是我甘愿相信你。

几十年前,我动心了,可我输得一塌糊涂,失去了一切。但是现在,我想就算再输一次,我也会心甘情愿,甚至甘之如饴。

Salazar清晰地记得当年的那个小海盗穿着勉强合身的军装,拿着那份文书来找他的情景。他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显得很青涩,却又偏要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似要让Salazar相信他的确是个年轻的军官。他努力站直腰板,极力地模仿着军人的姿态。但Salazar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小少年肯定不是什么军官,有可能就是哪个和大人闹别扭跑出家门的,有些不诚实的孩子,于是他让他上了船。

这个孩子很快就和船员们打成一片,他很活泼,也很机灵,所以船员们都很喜欢他。不过这艘船上毕竟都是货真价实的海军,对这个小不点的身份肯定有所起疑。他们中有人曾对Salazar提出过疑问,但都被Salazar一口驳回了。

后来他们不知怎地,也不知道是谁先撩拨了谁,他们糊里糊涂地睡到了一张床上。但Salazar唯一肯定的是,他是喜欢这个孩子的。

可正是这个小不点,Salazar愿意无条件给予其信任的小少年,最后狠狠欺骗了他,毁了他的一切。

TBC.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