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0

让大家久等了,我回来啦!今后应该会恢复以往更新速度,当肥宅才快乐哈哈哈

最后一段不是ooc!!!

十:

Salazar略显强硬地揽着Jack走到了沉默玛丽的甲板上。这时天空中猛烈地下起了暴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甲板上,把两人身上又一下子打得湿透了,雨滴一滴接着一滴地从Jack的头上顺着面部的线条流到脖颈,再一路滑到衬衫里。而这雨水也把Salazar梳理得整齐油亮的发型给冲得松松垮垮,有几根不够服帖的发丝也早已落在了Salazar的脸旁,发尖上还滴着水滴。

他们面前的是连天的炮火和烟雾,Jack也只能靠他杰出的视力勉强看见安妮女王复仇号和上面模模糊糊在奔跑的人影。西班牙的军队实力的确不容小觑,海上屠夫的名号也并非叫着玩儿的,海面上漂浮着的横木被一些濒死的海盗们把着,他们身上到处都被炮弹擦出大大小小的伤痕,流着血,在海水中浸泡着,加剧了伤口的疼痛,不过这些在生命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能使他们忽略这些痛苦,奋力向安全的方向游去。

Jack在几十年前,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也曾见过这个场景,只不过这回的情况不太妙。他这回把海盗们拯救出来的几率好像有些低,不过他想不管是曾经的Jack还是如今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总是有办法的。

曾经他能打败海上屠夫,现在他也能打败Armando Salazar。

“Salazar,我觉得,你这样一直搂着我比较……唉……会影响你的指挥,毕竟我虽然的确很迷人,但是这并不是你把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当姑娘一样紧紧抱着的理由。”

Jack虽然被Salazar揽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但是他仍然带着点儿倔强地在底下悄悄摆着手,腰也随着船微微扭动着。

Salazar这次没有语言,没有挽留,他听了这话甚至没有看Jack一眼,就一下放开了他。

Jack有些惊异地看了Salazar一眼,但是他并没有把目光长久地在Salazar身上停留,他抓住机会,脱了Salazar的外套,飞快跳下了沉默玛丽,向不远处的安妮女王复仇号游去。

“Fire.”

沉默玛丽的炮火又一次射向了安妮女王复仇号。

Jack一看那差点落自己旁边的炮弹,直直喊道:

“Salazar!你太不厚道了!”

Jack看着漂浮在海面上的几具海盗的尸体,他们都被打得七零八落的,缺胳膊少腿,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地拈起手指拨开那些尸体“嘿,伙计们,让个道儿给我。”他这样说着,回身向他们敬了个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的礼,但或许只有Jack自己知道,这都是他对他们的最衷心的敬意与哀悼。

不过那头海军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也有海军被炮弹击落海中,只是西班牙的军队数量上占了十足的优势。

那头的Barbossa似乎对眼前的情况不感到丝毫的担心,他挥着手中的长剑将几个不知死活的海军扔下了海,“Carina,我的宝贝儿,可别乱跑!”

“没事!我和Henry在一起!”

Barbossa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就看到那两个小家伙跟在Turner夫妇后头,雨水有些模糊Barbossa的视线,但是就算是隔着雨看到此情此景,他都觉得这丫头迟早要抛下他这个亲爹不管跟着一群Turner,最后也变成Turner。

“嘿!你们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回来了!”

Barbossa循声望去,却发现Jack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桅杆上,他一手握着桅杆,一手拿着剑在空中没什么章法地舞着,身子随着船的摇晃而晃动着。

Jack不在桅杆上多做停留,他拉住一根绳子快速地滑了下来站在了甲板上。

他晃晃悠悠地走到Barbossa面前,他贴着Barbossa的脸,将脸上的五官皱成一团,“Barbossa,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别跟我抢黑珍珠,黑珍珠只有在我手上才会安然无恙。”

“别跟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你也没把黑珍珠拿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把他拿回来?”Jack得意地笑着,转身跃上一根绳子,飞快地滑到了安妮女王复仇号的桅杆上,然后又是一跃,就着绳子越到了黑珍珠的甲板上。他倚着船舵,挑衅似的像Barbossa打了个招呼。

Turner一家闻声望去,此时的Henry和Carina看到Jack心情突然有些复杂,一时间也不知道作何反应。

“Jack!你最好解释清楚你和Salazar!”Elizabeth隔着船用剑指着Jack喊道。

“Elizabeth,我和Salazar?我和Salazar能有什么?他恨不得把我剁碎了绞汁,而我也恨不得立马把他给杀了。”

“那为什么Salazar会来救你?”Will替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孩子问出了他们的心声。

Jack看了看被雨帘遮着的模糊的沉默玛丽,他不算清楚地看到了Salazar在亲自掌舵指挥,而那件外套重新被他套在了身上。Jack轻柔地抚着船舵,摩挲着船舵上的每一条纹路,不知作何感想。他的好姑娘被Salazar照顾得很好,她被刷上了新漆,这使她变得愈发容光焕发,她所有的,哪怕有一丁点儿有破损的地方,都被Salazar修好了。现在他的姑娘仿佛是当年Beckett第一次将她赠予自己的那样漂亮迷人。

“也许……是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的魅力太大了,把他一时迷倒了吧。”Jack意识到自己有些走神,连忙挥了挥右手然后又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做着他一贯的动作说着。

突然天空中的乌云刷地一下全变成了墨黑墨黑的,浓得仿佛要滴下浓厚的墨汁,海面上突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它的形状如同女神的裙摆一般的美丽,但是却又异常的充满了攻击性。漩涡越来越大,并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逼近黑珍珠,这逼得Jack赶紧用力转动船舵试图远离漩涡。黑珍珠上只有他一个人,Salazar是存心要放他走,所以把黑珍珠上他的船员全都撤走了,以至于在这种时候,Jack也只能靠自己掌握这一整艘船。

他快速地打开罗盘看了一眼,却发现此时的罗盘根本无法为他指路,那根红色的指针只是慢慢悠悠地转了一圈。Jack见状赶紧把罗盘收起来,他深知这是怎么回事。

“漩涡对我们没有影响,我们现在可以撤回去了,她只想要Jack。”Barbossa将剑收回了剑鞘。

“她?什么她?”Henry愈发摸不着头脑。

但是Barbossa没有理他,将安妮女王复仇号驶了回去。

Elizabeth看着这和多年前相似的一幕,只是微微地垂下了眼帘便也转过了身。

Jack虽然努力地将船脱离漩涡的掌控,但是漩涡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大海的力量。”Jack又摸出了罗盘,低声呢喃。

突然,Jack操纵船舵的手停了下来。

“Hi,Calypso.”

Jack抽出剑,跃上了桅杆的最高处,随着黑珍珠沉入了深不见底的漩涡之中。

而那漩涡之下,Davy Jones有些慵懒地用手指卷着他那久未打理的头发,斜趴在桌上,动作竟透着说不出的妩媚。

TBC.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