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1

快进入高潮了!这章主要是萨杰二人世界www

十一:

Jack被卷进漩涡的过程其实并不算可怕,它看似深不见底,不可推测,实际上它的深不见底是因为它在底下已经被人开好了一条通道,直直把你送达另一个世界。

Davy Jones走到了飞翔的荷兰人号的甲板上,他一改之前的奇怪动作,变得正常起来。而他的身后,则是在海战中一直处于消失状态的清夫人。

“记住你我的协约。”清夫人开口提醒,她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就这样像个木头人似的站着,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Jack随着黑珍珠到了底端,这里的景象和波塞冬之墓里面差不多,只是多了一条被人开凿出来的通道。通道有三条,每一条都可以容一艘船通过,也就是说,飞翔的荷兰人号在三条通道内通过的可能性相等。

Jack刚想掏出罗盘,旁边却被不明物体激起了一团尘土飘扬在空中,Jack被这尘土呛得不轻,直咳了几声,他挥挥手,待尘土不太浓的时候,才发现掉下来的居然是Salazar。

Salazar快速地站起来,将身上的灰拍了拍,但这种举动仍然不能让他白色的军装复原。那身硬挺的军装不能避免地染上了棕色的污痕。

“我亲爱的Captain Salazar,你的船呢?”Jack鲜有的站在黑珍珠的甲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Salazar调笑他。

“我让Lesaro开走了。”Salazar仿佛把黑珍珠当成自己的船一样,径直上了黑珍珠甲板。

“这是我的黑珍珠,你上来干什么!你自己的船不开过来,居然抢我的船?”Jack一下子急了,直接将整个身子盖在黑珍珠的船舵上,用手紧紧把着这小姑娘的舵,两只腿还互换着在空中乱踢,仿佛下一秒Salazar就要把她抢了去似的。

“黑珍珠由你掌舵,我不插手。”Salazar走到Jack旁边,想把他从船舵上扒拉了下来,结果被Jack踢了一脚。

“我劝你别继续胡闹。”Salazar觉得他真的拿这只麻雀没什么办法。

Jack这下不乐意了,他从船舵上下来,然后倚靠着船舵,“别急,如果你想知道轮回之石在哪里的话,我劝你从现在开始就乖乖听我的。”

“你这只狡猾的麻雀,你觉得你的话我会信多少?”Salazar饶有兴趣地看着Jack,“如果你真知道的,就现在带我去,不然等我们上去的时候那群海盗应该已经尸骨无存了。”

“Salazar,你可真招人恨。”Jack瞬间耷拉了脑袋,背过身暗暗掏出罗盘,这次果然如Jack所料,红色的指针不再漫无目的地转动,而是正好地指向了中间的通道。Jack这下又重新昂了脑袋,他立马勾唇笑了起来,他用手指拈了下他那有些滑稽的小胡子,然后仿佛脚下抹了油一般地转了身,用手指了指前面,对着Salazar说:“嘿,咱们走中间那条道。”

Salazar看着面前这只前一秒还垂头丧气,下一秒便神气活现的,突然有些想笑,事实上他也确实笑了起来。

此时的Jack勾着唇笑着,没有太多风情,他笑容里含着的是十足的自信与无谓,他的眼睛闪闪发光,但如果说他的眼睛里含着水光的话,那未免太过浅薄;如果是他的眼睛里装满星辰的话,那又太过璀璨。他的眼睛里只有大海,不够晶莹,不够耀眼,却足以使人为之倾倒,为之追逐,他的光亮最为恰到好处。他的眼睛虽然并非是大海的蓝色,却最像大海,他不屑去隐藏眼中的情绪,却又最会隐藏欺骗,正因为当你看他的眼睛时觉得那是真实的才越是容易被骗。即使他的眼睛下边涂了黑色的涂料,也难以掩盖他眼睛的光芒。

或许Jack真的不属于任何人,他属于大海,他也只属于大海。

“你能把船在地上开?”Salazar虽然嘴上问着,但心里却是笃定的答案。

“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在如此优秀的时候船长底下当船员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Jack晃着身子走下黑珍珠,将绳子系在黑珍珠上,“Salazar你给我下来帮忙!”

“这就是你所谓的优秀船长的开船技术?”Salazar挑了挑眉,但还是走过去准备帮Jack拉船。但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走过去?拉着她现在就是个累赘。”

“No.我不许你这么说她,既然她现在在我身边我就得带着她。你难道没有看到这些通道都有船高,肯定是专门给船走的。”Jack有些艰难地拉着船,脸上的表情全都皱成了一团。

这时Salazar也看不下去了,他重新拿了根绳子跟着Jack拉起了黑珍珠。他们刚刚把整只船拉进通道,却发现通道下边有了坡度。

“看好了,Salazar!”Jack又露出了那种笑容,他一跃上船,走到了船舵前,他把着船舵,“Salazar,快上来!”

Salazar闻声上了船,而这时,Jack已经开足马力将黑珍珠开下了坡,与此同时激起了一层尘土。Jack拉住绳子荡到了桅杆上,他一手拉住桅杆,一手向下边的Salazar打着招呼,“嘿,对不起了!我看你的白军装又要遭殃了哈哈哈!”

“重要的不是关心我的军装,你最好确定我们在这儿能找到那块石头。”

“你可真是太无趣了。”Jack冲Salazar做了个鬼脸,然后便看向了前方。他红色的有些泛白的头巾飘扬着,他身上破旧的衣服此时都显得充满了熠熠的光辉。

“你为什么要把Jack Sparrow引来?”清夫人对她面前的“Davy Jones”发问道。

“他那么恨Jack Sparrow,那我就帮他一把吧,反正我们有协约不是吗?”“Davy Jones”略显苍凉地笑了,用手反复摩挲着那枚心形的吊坠,时而轻柔无比,时而又恨不得将它碾碎。清夫人走上前去,将“Davy Jones”放在吊坠上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对这个温柔点,可别弄坏了。”

清夫人的表情依然是一样的,语调却百转千回,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他们很快到了通道的尽头,而这时他们所面对的竟然是一道瀑布悬崖。那道悬崖深不见底,让人无法得知那最底下是什么。

“看来Calypso是特地开了条通道想让我们去世界尽头找她,那我们便去会会她!”Jack一边说着一边开足马力将黑珍珠开向了那深不见底的悬崖里。

“到了世界尽头,那里幻想丛生,你说你会不会幻想出一群我啊哈哈哈!”即使在坠落的过程中,Jack都不忘要调笑一下这个Salazar。

“你最好给我省点力气,麻雀。”

而在那万丈深渊之下,一个女人被锁链锁在一个充满着黑水的泥潭里,她的半边脸全被顶上石头滴下的黑水腐蚀掉了,只有半张脸是完整的,而那半张脸的美丽而迷人,但她完好的一只眼睛里却尽是绝望与痛苦。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