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2

十二:

那无尽的深渊下边是什么?是无尽的黄沙和虚无缥缈的幻像吗?都不是,那是耀眼的星河。

这里的一切都仿佛没有了次序,它们不遵循大家所一致认可的规律运作,这里的一切都是混乱无序的,也正是如此,这里才显得最为迷人。点点星光在海面上流动着,在海浪的上下起伏下忽隐忽现。它们看似是杂乱无章地排列,但实则却因这无意地排序而构成了一幅最为赏心悦目的图画,那是世间任何伟大的画家都无法用画笔描绘出的最原始,最无序,却又最自然的极致之美。

通体漆黑的黑珍珠行驶在这片星辰之海中,竟也不显得突兀,也许正是这种美并非独立存在,它能包容万物。

突然那点点星光仿佛听了谁的号令一般,齐刷刷地开始向黑珍珠的船头汇聚,然后一直延伸下去,形成了一道闪闪发光的银河。那道银河长得看不到头,似乎是要把人引到什么未知的地方去。

“Salazar,我想可能我们很快要见到真的Calypso了,你说,她长什么样?你说会不会满脸麻子,头发打结,满口蛀牙,一张口全是臭味儿?啊,那Davy Jones可真不值。”Jack好像也被自己的想象恶心到了,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连带着他发间的小饰物也在叮当作响。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黑珍珠朝着银河所指引的地方驶去。

“她应该很漂亮。”Salazar将手搭在Jack的肩上,语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你觉得她有我好看?”Jack一下转身到Salazar面前翘着手指问道。但是Jack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真是问了一个今生最愚蠢的问题,哦天哪,他和一个女的比什么美,但是话都说出口了,Jack也只好疯狂试着圆回来:“那个……嗯……其实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嗯……”

“你很好看,但不能和女士比。”Salazar及时打断了Jack的胡言乱语,用一副很严肃的表情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又立马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我的意思是,你是独一无二的。”

Jack被Salazar这个过于认真的回答怔住了,他的手还放在嘴前,眼珠子睁得大大的,整个人像个木头人似的立在那儿立了几秒,才长呼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重新活过来了一样重新去开起了黑珍珠。

“为什么Calypso会找上你,说实话,麻雀。”

“这我怎么知道?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嗯……对她没有威胁的人?毕竟我既不想要那块石头也不想要封印她。嘿,Salazar,我跟你说,要得到任何东西都得有代价,这是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多年海盗生涯的一个领悟。”Jack看着前方没有尽头的银河,有些苦恼地拈了拈胡子,“她可真磨人,这跟没头似的。”Jack小声呢喃着。

“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最想要的。为此,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Salazar随手抽出了一缕Jack的头发放在手掌上把玩,“你的手怎么样了?”Salazar突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拜你所赐,它可折磨我好久了。”Jack也突然想起自己右手上的伤,他悄悄解开纱布看了看,幸好伤口已经结痂,大概是没什么大碍了。

Salazar自然是注意到了Jack的小动作,他勾唇笑了起来,又偷偷上前去瞥了一眼,发现那伤口已经结痂,这才放心了下来,毕竟这只麻雀可是出了名的谎话连篇。

他们一直沿着银河行驶了许久,因为这里面只有黑夜,他们也就对时间的感觉迟钝了很多,Jack航行得久了,就习惯性地灌起了朗姆酒。虽然Salazar不太喜欢Jack的这个习惯,不过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他也乐意纵容。

而此时的Jack正抱着朗姆酒在甲板上四处晃荡,Salazar看到银河突然在前边不远的地方消失了,“Jack!Jack!醒醒,我们到了!”Salazar快步跑到Jack面前,一把夺下了Jack的酒瓶。

“嗯?什么?”Jack突然从梦中惊醒,他又从Salazar手里拿走了朗姆酒,跑到了黑珍珠的船舵边,“期待吗?”他冲Salazar眨了眨眼。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真的太无趣了。”

Jack将船驶向另一处黑暗,那是一块不太大的空间,四处都是黑不溜秋的,就连船底下的水都是黑的,Salazar见状便从船长室里提出来一盏灯为Jack照着。

“Jack……Jack Sparrow……JackSparrow!”突然一声沙哑得不成腔调的女声划破了这片寂静,她的声音一开始是无力而虚弱的,模糊得差点无法辨认出音节,仿佛嘴里的舌头捋不直一样,但是最后一声却格外凄厉,像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在叫喊。

“这声音听上去……看来Calypso大概是过得十分不好了。”Jack咂咂嘴向一旁的Salazar小声耳语道。

Salazar懒得理他,他把灯往四周照了照,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女性的人影。

“往那边开。”Salazar说着将灯照向那边。

这地方真的不算大,他们很快便找到了Calypso的位置。但是Jack真的无法相信这样一个狼狈、残缺、破败的女人竟然会是女海神Calypso的真身。她的双手被硬生生地融进了一个铁杵里,锁链很短,刚好把她的双臂吊起来。她的上方的石头上滴下的不明的黑色液体正一点一点地腐蚀着她的半张脸,有的地方已经露出森森白骨,她的半张嘴唇被腐蚀的不像样子,和脸有些融在了一起,,舌头也不是完好的。Jack这才明白为何她发出声音如此困难。但是从她完好的半张脸可以看出来,她是有多么美丽。

“Jack Sparrow,帮我个忙,砍断我的双手,带我出去。”Calypso艰难地喘着气,发出模糊的声音,让Jack辨认了好久才听懂她在说些什么。

“不是,一定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吗?”Jack抽出了剑,朝下比划了几下,最后还是皱着眉收起了剑。

“这是神的枷锁,是不可能挣脱的,我之所以让你把我的双手砍断,就是因为与我而言,双手已经不那么重要,你看我这副样子,有没有手,还重要吗?”Calypso突然苍凉地笑了,她咧开嘴,那半边腐烂的嘴唇突然被牵动着流出鲜红的血液。

“我想要见到阳光,我想要自由。我活了千年万年,却从未有过感觉,只有麻木的疼痛,我能分化出一个个分身,却无法有任何感觉,感觉不到温暖,感觉不到寒冷。”Calypso接着说着,她抬起头,完好的那只眼睛里突然有了生机一样变得熠熠发光,丝毫未管那流着血的半边脸。

“我甚至可以把轮回之石给你。”Calypso的目光越过了Jack,望向了Salazar。

而此时的Salazar听到这句话,他走上前去,抽出剑,利落地斩断了Calypso的双手,将她拉上了黑珍珠。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