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3

下章大家就要碰头啦hhh

十三:

“Calypso,告诉我,为什么Jack Sparrow还没有来?”清夫人走到“Davy Jones”的面前,语气里透着些许怒气,但依然没有表情。她脸上厚厚的脂粉随着她嘴唇的张合而簇簇地往下掉,她用手抹了把脸,便又抹下一大片脂粉,清夫人也不去管脸上的脂粉乱掉,“反正很快我就能解脱了。”她拍拍手上的白粉,小声念叨着。

“夫人,她走了。”此时的Davy Jones仿佛回了神似的,有些怅然若失地摸了摸心形吊坠却意外地发现它的重量变轻了。Davy Jones没有吱声,只是暗暗地将吊坠放下。

此时的清夫人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她呆呆地立在那里,一瞬间她的整个面部的白粉好像要一块一块地碎下来一般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她的五官依旧没有认可动作,只有嘴唇在张张合合:“Davy Jones,深海阎王,神把我们都算计了,我拿不到轮回之石。”

Davy Jones听了这话,他重新拿起了吊坠,将它拿到面前摇了摇,里面果然已经没有东西了,Calypso到底不会相信任何人,她把那块石头拿走了。

当他们三人坐在一个桌子上谈话时,清夫人坦白了她想得到轮回之石的目的,但她并没有说出她要拿这块石头做什么。不过这些Davy Jones不想知道,他想Calypso对这些大概也不感兴趣。Davy Jones在听到清夫人的要求时是笃定这块被女海神所珍视的石头是绝对不会被其答应并赠予她的。他看到美丽的女海神支起手臂,手臂上的肌肉随着她的动作做着好看的,微小的弧度,Calypso微微沉吟着,她侧过她美丽的脑袋似乎是在认真思考了起来,她海蓝色的眼睛往右上方瞥了瞥,又飘忽着看向四周,最终,她终于张开她那张形状美丽的嘴唇:“亲爱的夫人,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这么做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所以我要求我们的深海阎王把自己的身体借给我一下,我这副身体还不太稳定。”

清夫人听了这话,有些迟疑了起来,她不确定眼前的女海神要玩什么把戏,她敢说她斗不过神明,所以她不敢赌,也迟迟未答话。

而Calypso似乎看出了她的疑虑,她提着白色的裙摆款款走到清夫人的身边,用一只白皙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似乎出于安慰,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夫人,我们很早就打过交道了对吧?早在一百年前,你就曾找过我要这块石头,但是当时我拒绝了你,你也只好变成了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是我那次是拒绝了你,可是这次,我答应你了,便不会反悔。”Calypso抚了抚清夫人苍老僵硬的面容,又抚了一层白粉掉了下去。

清夫人并不想让自己受制于Calypso,但是她为了能从来一次,又不得不来找,来求Calypso,她知道这个女人多变而善骗,但是自己除了相信她,再无他法。

“好。我希望神明莫拿世人开玩笑。”

Calypso再不看向清夫人,只是缓缓走到Davy Jones面前,她将手覆上Davy Jones的那枚心形吊坠,抬头向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便一下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而当Davy Jones再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变成了Calypso。

此时的清夫人仿佛着了魔似的冲到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舵边,疯狂地转动着船舵,将飞翔的荷兰人号开出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一旁的Davy Jones未曾管这个突然一改平时作风的女人,反正都要上去,既然她那么想知道一切,先上去也没什么不好。

Calypso自从被Salazar拖上黑珍珠之后就一直一句话都没说,她蜷缩在甲板上,一动不动的,若是不是她的有些困难地在喘息着,Jack真的以为Calypso被Salazar这个混蛋给弄得疼死了。她的两只断臂还渗出汩汩鲜血,露出森森白骨有些吓人。

但是突然,一位美丽的女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如果和地上的Calypso一对比的话,便能一下子认出来那就是Calypso未被毁容前的样子。

“您可真是位美丽的姑娘!哦虽然也许不该称你为姑娘。”Jack一看到Calypso此时的模样突然怪模怪样地叫起来。

“请把轮回之石给我。”Salazar开口了,语气里尽是不容拒绝的含义。

但是那个完整的Calypso一下子便消失成了一滴水珠,而地上的Calypso却好像突然活过来了一般在地上蠕动了几下,她有些艰难地张开她那破烂的嘴唇:

“想要……轮回之石……就先把我带出去,不然……呵……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到它。”

Calypso这么说着,嘴唇又开始流起了鲜红的血液。

“看在,往日的交情上,其实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还是愿意帮助你一下的,不过你这副样子我觉得到了上面可……活不了多久。”

Jack神情有些复杂地看着黑珍珠甲板上漫延着的鲜血在黑色的木板上变得深红,有些嫌弃地顺着那血的足迹往后踮着脚退着,却一不小心退到了Salazar的怀里,被Salazar一把抱住,他想挣脱却直接被这个西班牙人给抱了起来,他没好气地在空中胡乱蹬着腿,却踢不到这个令人讨厌的Salazar,而Salazar则不顾这只麻雀的反抗,直到把Jack抱到了黑珍珠的船舵边上才放下。

“给我好好开你的船。”Salazar沉着脸把Jack按在了船舵上。

“Salazar,我才是船长!你凭什么命令船长,我今天就要你给我上贡!”Jack佯装生气地插起了腰,指着Salazar喊道。

“向你上贡?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的船长,麻雀,你也太自作多情了。我只想要轮回之石。其余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Salazar突然抚上Jack的脸颊,他的脸颊没了年轻时候的光滑与柔软,却被岁月的磨砺变得更添了些风情,那是在时光中最为醉人的一种令人不由自主地动心的一种魅力。Salazar反复地摩挲着Jack的一边脸颊,“包括你,我也可以不要,甚至可以下一秒就杀了你。”

Jack的眼睛里突然划过一丝不解、震惊和失落,但只是一瞬,便被Jack用笑意盖了过去,“那可真叫人期待。”他将头偏到一旁,微微笑着。

但是Jack忘了,在他面前的是优秀的西班牙海军军官,更是曾经最为了解他的人,又怎么可能错过这转瞬而逝的细小情绪。Salazar勾了勾嘴角,便强硬地摁住Jack攥着他的手将船舵转了向。

“我亲爱的女神,我们该怎么出去?”Salazar看着甲板上的女海神说道。

“你……拿块布先把我全身盖住。”

Salazar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女海神,一时间也不知道拿什么来盖住她,于是他脱下自己的军装为女海神盖住了她的身子。

Calypso很快蜷成了一小团,努力地想要将自己全部缩在军装里。

“你不能见阳光?”Salazar见军装太小,便把它拿了下来。

“对……”

听了这话,Salazar便直接拉起Jack往黑珍珠的船长室跑去,他直接把船长室里的床单抽了下来然后盖在了Calypso的身上。

“你拿什么布不行,干嘛要拿我的床单?”Jack有些不满地嘟哝着。

“我相信像你这种到处乱飞的麻雀大概也不需要床单就能睡觉。”Salazar抬起头略带轻蔑地看向Jack,并不想理Jack的这点小情绪。

不等他们说完,他们却发现就在他们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型的漩涡。

“该走了,麻雀。再磨蹭我敢肯定你的海盗朋友们一定会尸骨无存。”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