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4

这章改了一下wwww

十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Calypso太过急于想要出了这鬼地方,这次她给他们开的通道少了许多弯弯道道,直接把他们送到了之前他们在沉船湾沉没的地方。

Jack在上升的过程中死死地攀住黑珍珠的甲板,以防一不小心被他的好姑娘给抛弃了,而Salazar这回却跑到了Calypso的身边,把她拎了起来,然后他一把握紧了黑珍珠的桅杆。

Jack看着Salazar的这种动作,突然激动了起来,只是碍于在海里说不出话来,只好把两只长腿在水中蹬来蹬去。Salazar这个万恶的西班牙佬,要是他敢把自己的黑珍珠的桅杆弄断,自己绝对饶不了这个臭西班牙佬!

但是Calypso也许是因为是海神的缘故,她在海中并没有任何影响,这让Jack觉得Salazar的那种动作简直是多此一举。

“Salazar,你骗了我,你骗了Captain Jack Sparrow。 ”Jack待船全部出了海,重新出现在海上时,他环顾了四周,发现周围只有沉默玛丽停泊在那边,而海面上一片平静,并没有战火的痕迹,很显然,在他们被卷进漩涡时,Salazar没有下令让西班牙军队攻击海盗。Jack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为什么?”

这次的Jack脸上没有笑容,这显得他有些严肃和忧郁,他的唇线不再上扬,眼睛里也没有闪闪的光亮,却添了一丝深邃和捉摸不透。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经受过岁月洗礼的老海盗,不是几十年前一肚子略显简单的坏主意,但是快乐活泼的小少年。

“只有拿这些东西来做一个小小的威胁,你才会乖乖听话。”Salazar不以为意地把Calypso重新放在了甲板上。

Calypso依旧没什么生气,Jack现在觉得她连呼吸都微弱起来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浑身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丝毫没有止住的迹象,把他的床单全染红了。如果按这样发展下去,就算是神明,也会死去。

Calypso突然在床单下动了一下,连带着Salazar也惊了一下,Jack饶有趣味地瞥了眼Salazar,又抱着他的朗姆酒灌了一口。他看着Calypso在床单下好像十分艰难地挪动她仍然在流血的断臂把它放在了胸前。

“想要它的话……把我……放到陆地上……我需要陆地。”

“Calypso,这艘船上我才是船长。所以我觉得,你不应该对着那个西班牙佬说那番话。”Jack跑到Calypso面前用翘着手指,仰着身子,装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Jack Sparrow……你是不是还没弄清楚,那个西班牙佬才会……真正地……听我的话……”Calypso又开始在床单下大喘气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气绝,“因为我这里……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Jack刚想反驳什么,却发现在他身后突然升起了一艘船——

飞翔的荷兰人号。

而飞翔的荷兰人号并不是Davy Jones在掌舵,而是清夫人,Jack看着这副情景,他向后瞥了眼Calypso,若有所思地拈了拈自己的小胡子,然后一把抽出自己的剑,站在了黑珍珠的船舵边。

一边的Salazar将Calypso抱到了船长室里,然后上了锁,才跑到了Jack身边,他冲Jack挑了挑眉,“你不是不想要石头吗?干嘛那么紧张?”他这么说着,将手径直放在了船舵上,却被Jack推了下去。

“如果你们要开打,就带着女海神滚回你的沉默玛丽上去,别打我的黑珍珠。”Jack斜了Salazar一眼,开始转舵。

“麻雀,那就请你把我送到沉默玛丽上,这算是你帮我的最后一个忙。”这次Salazar的语气显得格外的诚恳。

“这得看清夫人着不着急了。”Jack朝对面打了个招呼,果然迎来了对面清夫人的一个臭脸。

“Jack Sparrow,我知道你对那块轮回之石没什么兴趣,所以我劝你不要插手这件事,还有我希望你把Calypso交给我们。”清夫人在对面隔空喊着话,她的嘴张大得有些夸张,虽然远处的Jack看不出来,但是Davy Jones看到这个女人脸上的白粉仔一大块一大块地往下掉,已经能让人窥见里面苍白如纸又布满皱纹的脸庞。

“夫人,我想您可能搞错了什么,您要知道,高傲的女海神怎么可能任我们这种海盗摆布呢?虽说现在她在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的船上。不过我想,您应该亲自去问问我们亲爱的Calypso,愿不愿意跟你们走。”Jack站在黑珍珠的甲板上随着船的晃动而晃着身子,连带着他的剑也在四处挥着,这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不过在Jack的演绎下却是恰到好处。他有些张扬,有些放肆地勾着唇角笑着,他的眼睛闪闪发光,也许够不上美丽,却足以动人。

Jack说完便快速地转舵,往沉船湾靠过去,他才不会听任何人的话,他又不是这群人的傀儡,干什么要听他们摆布,原本他并不想跟着要什么轮回之石,不过,既然他们这么想要,Jack也不介意陪他们玩玩儿来消磨时间。反正现在女海神和轮回之石都在他这边,他也不想让任何人得到这块石头。他大致能猜出当初为什么他的罗盘指不出轮回之石的位置,当时他在海盗大会时故意打开罗盘,它有一瞬指出那块破石头的位置在Davy Jones那边,但很快又没了方向,Calypso的位置是可以随意变动的,她本来就是在以分身活动,就连当初海盗王们初次封印她时也只是封印了她最真实的那个分身。所以当时他们一定刚好在一起,所以那个时候轮回之石便只有一个方向,罗盘当然能指出来。所以,轮回之石一定是
被这狡猾的甜心给分成了两块,她把另一块给了她较好控制的Davy Jones。

当初那个原先长满令人感到恶心的触手的家伙,当然现在不是了,之前来找他,估计就是因为前仇未报,要说这家伙真的太较真了,都多少年了,还不肯放过他。

在Jack后面飞翔的荷兰人号在后面穷追不舍,虽然Davy Jones不会像清夫人那样疯狂,但是清夫人的目的和Davy Jones的并不冲突,他也并没有理由去阻止这位夫人的行为。

一旁的Salazar倒是清闲得很,只是倚靠在黑珍珠的桅杆上,看着女海神,别让快到手的轮回之石没了。他倒是不介意,也不怕Jack会做出什么什么,只要女海神在这里,他就等于有了轮回之石。

“麻雀,我觉得这黑珍珠的速度果然不错。”Salazar看着转身看着离黑珍珠还有距离的飞翔的荷兰人号,这次是真心地夸赞。

“如果我的珍珠不够好,就没有某个令人做呕的人总是来和我抢她!”Jack此时仿佛是像是想起了什么糟心的事一样,皱着眉吐了吐舌头。

“Barbossa?”Salazar试探性地问道。

“你最好别跟我提他的名字,如果你还想在这艘船上待下去的话。”

“看来他是真不招你待见。”

“好了,到了,快上岸。”Jack上了岸,从Salazar那边把Calypso接了过来。

“他们很快也会上来,你到底想干嘛?”Salazar虽然知道陆地是Calypso想来的地方,但是Davy Jones已经不是曾经的Davy Jones了,他能上岸,更不用说清夫人了。如果他们两个上来,Jack现在的态度又极不明朗,那么轮回之石就有些危险了。

“我要见……Davy Jones……”在地上裹着床单的女海神突然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说着,此时的阳光正对着众人头顶,薄薄的一层床单似乎再难以护全Calypso,她有些痛苦地呻吟着,呼吸也更加微弱。

而一旁的Davy Jones不知怎么的仿佛魔怔了一般,按道理他是听不到Calypso过于微弱的声音,但是在那一瞬,Davy Jones仿佛听到了一声极其悲凉的哀鸣在唤他过去。他一把推开清夫人,将飞翔的荷兰人号停靠在了沉船湾,冲到了Calypso的身边。

而Davy Jones没有注意到被他推到一边的清夫人脸上的白粉正大块大块地,碎裂一般地全部掉了下来,只留下那布满皱纹,苍白如纸的脸庞。

TBC.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