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5

小可爱们记得去重新看一下十四章!!不然接不起来!

十五:

Calypso是个不幸的孩子,从出生开始。

她出生开始就莫名其妙地被送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敌方,至少从她记事起她就被困在那里,那里没有天空,没有海洋,没有太阳月亮和星辰。她的脑子里全是生来就被灌输的记忆,关于父亲,关于外界。

她知道这狭小的黑色世界并不是全部,她知道在外面有广阔无垠的大海,她会在阳光下泛着波浪,那海浪一层叠着一层,太阳的光辉温和地洒在那层层海浪上,赋予其金色的光点。天空蔚蓝蔚蓝的,若是人站在海滩上向海奔跑,便能感受到那天空与海融为一体,海中印着蓝天,和一团团白云,上下颠倒,却又一种别样的神奇美感。那是一种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会为之惊奇赞叹的永恒之美。

白日里阳光温暖,夜里的月光便是温柔无比的,她没什么温度,却是那样柔和,仿佛是东方最为柔软的丝绸的触感一般。夜色下的大海更添神秘,海浪一下一下地轻轻地拍打着礁石与海滩,一遍一遍地打湿了海滩上的细沙,又退到原点。夜空与海都变为墨蓝,唯一不变的便是那难以辨认的海天交界之处,若是细细辨认,你能将它认得清楚,可是再仔细看看,界限又好像模糊了起来,叫人辨认不清。

她知道自己是神,是女海神,但是为何她身为神明,却连自己都顾不好,都无法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就因为Atlas,她的父亲犯下了罪过①,就连子女也要被株连吗?她想不明白,却也无法弄明白。其实她一开始只是被困在那边,还并没有被铐起来,但或许是命运使然,她偷偷逃了出去。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外界的真正感觉,阳光温和地洒在她的身上,她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适应着这外界,她看到了!那不是在她的记忆中的海洋与天空,而是透着鲜活生气的蓝天大海。甚至有几只雪白的海鸥扑棱着翅膀停歇在她的身边。她将脚伸进海水里,海水凉凉的,很舒爽,水流在脚趾丫里流动着,有点痒痒地撩拨着人的内心。她索性提着她的白裙子跑到海里,海水浸泡着她的裙摆,裙摆漂浮在海面上,自由地随海水漂着各种极具美感的形状。她是第一次有这种鲜活的感觉,有一瞬间,她觉得只有现在她才真正地活在这个世上,并且她发誓她再也不要回去。

可是世事往往是事与愿违。

她被抓回去了。并且为了惩罚她,他们将她的双手融于岩石,在顶上放上毒液一滴一滴地流下来,腐蚀着她的半张脸,若是她的脸被腐蚀的只剩白骨了,便又会复原,继续忍受毒液的腐蚀。并且给了她一块石头,叫轮回之石。如果她不能守护好她,她便要被打入冥界,永生永世在冥界做苦役。若是她再想着逃出去,那么当她遇到阳光,便会被烧成灰烬。可这些又有什么分别,她在这儿被囚禁着,又何尝不是死去。

后来她有些兴奋地发现她可以使用分身,可是分身却没有感觉,她感觉不到触摸,感觉不到温暖,唯一可以的,也只有看看外面的世界。还好她仍有身为女海神的力量,所以在一段时间里,她是海洋霸主。而那群贪婪丑陋的海盗却为自己的权利不受到威胁,将自己的分身困在了一个普通女孩的身上,让她失去了神明的尊严。

在这之前,她遇见了Davy Jones,他和她确实相爱,她甚至把轮回之石分成了两半,将另一半给了Davy Jones。可她忘了,所有被她爱上的人都会被诅咒,那是在她出生以来就被刻上的烙印,就在她的手臂上。只有在被阳光照耀时才会显现出来。所以她离开了他,却不料Davy Jones也是那群将她封印的人中的一员。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Davy Jones,她是真的爱他,可他们却永远无法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不够真诚,Calypso却根本不敢让他看见真实的自己。她是万人敬仰的神明,她不肯让别人看到原来女海神只是一个被困在黑暗囚笼里,连发声都困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她无法忍受别人来同情她,她不需要嘴上的同情,她足够强大到能成为海上霸主,也能轻轻松松地使人类受到惩罚,或是得到救赎。可她却连自己都拯救不了,救赎不了。她没办法向Davy Jones奉献自己的忠诚,因为那是她的尊严,她的骄傲。

她活了千年?还是万年?她早已记不清了,也不想去弄清楚,但是她现在受够了这暗无天日的日子了,她想要得到温暖的感觉,哪怕下一秒就要化成灰烬。

所以她将Jack Sparrow引过来,她知道那个西班牙人,海上屠夫也一定会跟来,她也知道海上屠夫需要轮回之石,所以她将希望托付于此。她用分身将清夫人拖住,让他们将自己带上陆地。想必在这时候Davy Jones,她的爱人便会追来了,他们之间,是时候结束了。

她的肉体和灵魂都会被烧成灰烬,但是她只要能感受到一缕阳光的温暖,便也值了。

“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我能……真诚地面对你……”Calypso气若游丝地呢喃着,却足以让抱着她的Davy Jones听清楚“现在,在这张全是血的床单里的我……便是最真实的,现在……将我……放出去吧,放到海里……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Davy Jones闻言将爱人抱到海里,让她倚靠着岸边。他将床单细细地从Calypso的身上剥下,用手帮她挡着太阳。他看到了爱人残缺的脸庞上流着鲜红的鲜血,看到了她的断臂露出了森森白骨,她是残缺不堪的,可是Davy Jones并不介意,因为这是最为真实的她。他看着爱人有些踉跄地站起来,向海中走去。

Calypso终于又一次感受到了阳光,和海水在双腿间游动的清凉感觉。她向许多年那样将断臂抬到自己的眼前,“温暖……我感觉到了……”她看着远处的太阳与海,那只完好的眼睛里突然落下了一滴泪,也是这千万年来的第一滴泪,从她的脸颊滑落,滴入了海中,与大海融为一体。

她的身体开始燃烧,可是她感觉不到痛苦了,痛苦的感觉于她来说已然麻木,疼痛漫延她的全身,火苗渐渐覆盖了她的视线,她的下身逐渐化为灰烬,她抬起了她的右臂向太阳的方向伸去,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在阳光下,Davy Jones看到了爱人的手臂上的一行字:

“汝所爱之人必遭诅咒。”

Davy Jones仿佛一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流着泪跑到海里,却连所爱之人的一个衣角都留不住。

堂堂神明,死后却是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神又怎样,人又怎样,谁也不见得比谁悲惨。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骄傲与欲望罢了。

Salazar看到沙滩上留下了一块完好无缺的方形石头,它通体漆黑,但是正面刻了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他将石头捡起收在了口袋里。

而一旁的Jack和清夫人自然也无心欣赏这爱情诗篇,只是Jack对这块石头没兴趣,而清夫人却是一心想要这块轮回之石。

TBC.

①.参考希腊神话,卡吕普索的父亲阿特拉斯因反抗宙斯被罚擎天。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