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8

十八:

清夫人有些恍惚,她又是为了什么呢?她在自己的船上,有些无措地问着自己。

记忆有些恍惚,她仍能记得当年的情景,却总是难免地被时光所模糊,那是一年上元,她的家里不算穷苦,也不算富裕,至少比起那些穷苦的孩子,她吃穿不愁。他的家人很爱她,即使她不是个男孩儿,却也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那年她换上家人一早为自己准备的新衣裳,她开心地小跑着走出家门,提着盏花灯和街坊小孩儿玩儿了起来。她却是忘了究竟是因什么起的争执,她只记着她的新衣裳被别人给弄破了,这让她有些生气,不,应该说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她和那群孩子打了起来,几个花灯被丢了出去。她家的房子前堆满了烧火用的稻草,花灯里的蜡烛就这样点燃了它们继而烧向了她木质的门,向她的家里横行着。

她只记得那晚的火舌疯狂地跳跃着吞噬着一切生命,她徒劳地叫喊着,长长的巷子却只有几户人家来救火,她家里头有一位老人,早已走不动路了,常年躺在床上。她的家人绝不会抛下她的,她能听见里面家人的哭喊声,年少的清夫人被别人抱着挣脱不得。但是年月太久太久了,她也只能记得这些了。她记得的事翌日清晨那些被烧焦的横木,还有,一具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她甚至都认不出这些尸体是属于谁的。她那时过于年少,过了良久,才堪堪回过神来,或许是当年善良的缘故,她下意识地将责任都归于自己,觉着若是自己能忍忍,便不会有这遭祸事了。可若是现在的她来想,必将罪责全都怪于那些伙伴们,可现在的她终究也将这些看得淡了,便也不在意这些了,大家都有错不是吗?

许是后来年纪大了,丈夫离去,在海上漂泊得久了,便愈发思念起家人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有的这个想法,她想快些转世,能修补这一世的遗憾。她一定要好好去珍惜他们的陪伴。

于是她找到了Calypso,谁又想得到,海洋女神看似光鲜亮丽,实际上却残破不堪,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也只是徒徒地为自己穿上华美的衣袍,装饰得光鲜亮丽,来掩盖住内里露出的森森白骨。

她不知道那块石头对于Calypso来说有多么重要,她相信了这位看似美丽可靠的女海神的话语,结果却不如人意:她被神明欺骗了。Calypso认为她贪婪无比,对她下了诅咒,神杀死了她,却剥夺了她步入轮回的机会,将她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不死不灭。这无疑让她更为痛苦,她想要死去,她一心求死。

只要她的生命终结,加上轮回之石,她便可以步入一世又一世的轮回,然后一次又一次地修补着她的生命,直至生命的最后终结。

总有人喜欢打破别人的梦:例如Salazar。

他居然还真的直接按照国王的命令迅速地将它给毁了,清夫人甚至还没有机会张口问他要那块石头,那块石头便这样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是夕阳。

那真是绝美的景象。此时的阳光既不强烈,也不暗淡,它绚丽而温和,令人不禁心驰神往。太阳温和地释放着它最后的余晖,金色的,泛着些许橘色的光芒斜斜地洒在每个人和物的身上,为他们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又仿佛掺了水般地在人或物身上扩散开来,令人觉得耀眼却又温暖。云朵层层叠叠地飘浮在太阳的边上,也被染上了红色的,橘色的,金色的光芒,他们叠在一起,又相互碰撞出了别的,说不出的绚丽色彩。

“真是美丽啊,可惜了,给我这种人看。”清夫人发出长长的喟叹,不知是在叹自己,还是在叹这夕阳。

她重新转动船舵,将自己的船开向了远方。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追寻,她原本的诉求却终于在时光的消磨中,愈发淡了下去。到最后她仔细回想时,却不知道自己所求的究竟是家人?还是死亡?她的确受够了在这无边的岁月中反复寻求,没有感觉,她得不到真正的关心,得不到美食的滋味,她什么都得不到,除了消磨不尽的岁月。

对啊,她还有时间。她有无尽的时间去寻找另一种让她步入轮回的方法啊,她不用着急,她有大把的时间,海上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为什么就不能有另外一块轮回之石。

总有办法的。她这样想。

她拿起望远镜向远处望着,她看到了飞翔的荷兰人号在夕阳中愈发渺小的身影。

Davy Jones到底是留不住Calypso,到最后他永远失去了他的爱人,他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反复摩挲起了那块心形吊坠,即使它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Salazar,你在我的船上待得可有些久了,你确定不赶快赶回去看看你的小玛丽吗?说真的我可真心疼小玛丽,被你抛弃了那么久,我看Lesaro也是倒霉,碰上你这种见色忘义的家伙。”Jack慵懒地躺在甲板上,他有些无聊地玩着手指上的一枚枚戒指,翘着两条长腿晃悠着,倒是一副悠闲的模样。

Salazar听了这话,抬眼看了看Jack,良久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重回了深邃的感觉,让人摸不着头绪,看不出情绪。他反复拿出之前的那块手帕擦拭着手中的剑,他好像还记得Jack讲了一段话,又好像早就忘记了这些,正当Jack觉得Salazar要把这把剑无休无止地擦下去时,他开口了:“麻雀,”他顿了顿,“Jack Sparrow,我最后问你一遍,最后一遍,我要你跟我走,你可以住在我的府邸里,到哪里都行,也可以随着我出海,我也可以放纵着你的小习惯,我恳求你,跟我走。”

“No.”Jack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

“你把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当成什么?”Jack似乎并没有看重这个问题,他没有从甲板上站起来,也没有停止玩弄着他的戒指,甚至他的腿还在晃着,可是他的语气里却添了一丝坚定,也就是这点坚定,使他的回答不容置疑,“Pirate’s life.”

Jack这时才懒懒地站起身来,他晃着身子凑到Salazar的耳边咬着字念出了最后的音节:

Pirate’s life.

Jack看到Salazar的脸色暗了下去,可他不在意,他一定有想到他的回答,即使难免心里不爽,却也一定能接受。

谁在乎住着漂亮的府邸,每天睡在柔软的床铺上,有着许多佣人服侍着,他不要这种生活,也不去想,他嘴上承认着这种生活确实很舒适,但他是海盗。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海盗。

他热爱大海,也属于大海,他喜欢大海,黑珍珠,朗姆酒,他还喜欢金银财宝,因为那样他就能换到维持生活的物资。他要的是自由的海盗人生,他不在意朝不保夕,他不在意穷困潦倒,他可以是海洋中最穷的海盗,可他不能不做海盗,那是他毕生的追求与热爱。他爱Salazar吗,说真的,至少他舍不得他死,也许他爱他,可Jack也不想去思考这些问题来徒增烦恼,可是Salazar想要的,Jack给不了,Jack 想要的,Salazar同样也给不了,他们可以相互念着对方,却永远不可能真正地在一起。

那是他们必然的宿命,也是最终最好的归属。

“My little sparrow.”Salazar轻轻张合嘴唇,轻柔地念着这些音节,他细细地咬着这些音节,咀嚼着它们,这是个美妙的名字,他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心中涌起千丝万缕的柔情与甜蜜细细的缠绕在心间,却又伴着阵阵刺痛,交织出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胸腔中弥漫。他感觉到Jack停留在天边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他仿佛不会老去,不然为何他的目光还能同少年一般的明亮,他想他是永恒的,如同这无垠的大海。

TBC.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