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19(终章)

十九:

Salazar最终还是回了沉默玛丽,带着他的船员回到了西班牙。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Salazar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住,也什么都带不走,他站在偌大的府邸里,然后坐在了堆满公文的办公桌前,他就这样坐了许久,但是这里没有那只小麻雀的痕迹,更没有他的一丝气息。

他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要记住这一天,因为你差点就永远抓住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Salazar偶尔会把这张被他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从左胸上的口袋里小心地拿出来,然后将它展开来,用手指反复摩挲着上面的字迹。他看着这串字迹时,总是会眼神放得温柔下来,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因为他甚至能勾勒出他的小麻雀在写下这句话时嘴角上扬着一个好看的弧度,漆黑的瞳仁里闪闪发光的模样。他狡黠机敏,善于欺骗,他是个肮脏的海盗,他一直是一个海盗。可是他的一生却都栽在了这个海盗的手上。也许这是他的,也是这个家族的宿命,他永远会和海盗绑在一起。可是偏偏命运弄人,他竟然爱上了一个海盗,可他也最恨这个海盗,这两种感情在他的胸腔中交织着,缠绕着,折磨着他的心神,可到了最后,他却发现,他还是更爱那只麻雀一点。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没有杀了Jack,也甘愿进入他的陷阱,他也许会毫不留情地给Jack一点小惩罚,但是他永远都不会杀他。

Salazar回过神来,才发现钢笔在纸上留下了一道污渍,他看着那份被污染的公文,眼神暗了暗,不知想了些什么,便把那份公文丢在了一边。

西班牙的气候总是很温暖,阳光很温和,它从不吝啬它的光芒,将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都晒得暖烘烘的,女人们宽大的裙摆扫过大街上的叶片,漂亮的高跟鞋踢踏着扬起些许肉眼可见的灰尘。

Salazar偶尔会走在西班牙的街道上,他喜欢挑那些杂乱肮脏的街道走,因为海盗有可能在那里出没,也有可能,他的麻雀会在那个地方停留。他晚上也会走进某个酒馆独自喝酒,酒馆里无时无刻不人声鼎沸,他们吵着叫着,为了一些他所不了解的琐事。他不想去融入他们,也不想管这些闲事。他扫视着酒馆里的每一个人,可他没有看到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一次都没有。他爱他的家乡,可他的家乡里没有他的麻雀。

他是西班牙海军军官,他有他的职责和引以为豪的荣耀,其次他是他这个家族的一份子,所以他必然痛恨海盗,并想将海盗全部剿灭,可这份名单里不会有Jack Sparrow,这也让他永远无法实现他的志向。

后来Salazar渐渐地便不去了,他不适合那些地方,他也无法适应那种环境。这可能也是他永远也不可能真正和Jack在一起的原因。

但是那只小麻雀永远在他的记忆里,他永远记得他头发上的每一个小配饰的形状颜色,也永远记得他走路的姿态,他笑起来模样,他所有的样子,他的音容笑貌,都早已被Salazar深深地镌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Jack Sparrow永远留存在他的记忆里,不会老去,不会消逝,他永远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小麻雀。

“Jack Sparrow.”多美妙的名字。

Jack的黑珍珠仍然在远航,那次他看着Salazar离开,海盗大会自然是不欢而散,他们想处置的Calypso已经永远地死去了,女海神最终在大海中死去,完美的结局。

Jack还是和以前一样,他又回归了他所爱的生活,Jack的生命里可以没有Salazar,可他不能失去他的大海。可是正如他正准备同他们告别时,小Henry问他的那样:

“你爱Salazar吗?”

他本可以随意将这小孩儿糊弄过去,可是不知怎地,他突然想好好回答,他收了笑,垂下眼帘,想了良久,最后抬头道出了一句话:

“我当然爱他,可我也挺恨他的。”

若是Jack不爱Salazar,那他便不会拼死拼活地冲到漩涡边上去救他,年轻时候的他曾经一心想置他于死地,可是也许是命运使然,那家伙命好,没死透。变成一个缺了半边脑袋的亡灵追着他杀。Jack惧怕他,对,他恐惧Armando Salazar。Salazar给了他最初的荣耀,可他却为什么没死透了,现在又要回来夺走他最初的骄傲。后来他掉进了波塞冬之墓,那他这次应该是死了,真正地死了,可他却又活了过来。

可Jack在某种程度上又庆幸他活了过来,因为他活了过来,以后他要是去西班牙,说不定还能横着走,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有个爱人也挺好的,关键Salazar现在还不会和他纠缠不休。

他还会带着他的船员们,乘着他的黑珍珠远航,也许某一天他们会找到某处宝藏,也许永远不会,可是这些谁又知道呢?他只知道在他有生之年他要去许多地方,他要去天边,去最远的地方,他要去那永远模糊不清,难以分辨的,大海与天空的交接之处。

Jack会老,也终究有一天会死去,但是他一定会成为传奇。这是Jack一直以来的想法。

现在的他每天还是抱着他的朗姆酒,有时候灌得有些醉,有时候十分清醒,不过船员们倒是分不清他们的船长到底是醒着的,还是醉着的,但是别人不知道,Jack自己却是最清楚的,他从来都没有喝的没有理智过。他偶尔会打开那个罗盘,而罗盘的红色指针总是不偏不倚的指向西班牙的方向,而这时Jack总是会朝那个方向望望,然后盖上罗盘的盖子,又摇摇晃晃地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现在倒是很少听见Barbossa的消息了,毕竟他都那么老了,也该退休和他的女儿围着一群Tuner转,Jack一想到这个就不由自主地想笑,因为他实在是难以想象Barbossa在田园里种菜的样子,不过他猜那个老东西也不会那么干,毕竟他可拥有一支舰队。

Jack偶尔还会想起轮回之石,不过这些都不过是Captain Jack Sparrow的海盗人生中的一个小片段罢了,他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片段。

Salazar又要出海了,他在那一次回来之后便很少出海,其实他乐于出海,因为海洋意味着无限可能。

“Hello!Armando!”

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Salazar回过头,当他看到远处的那个身影时,他一下子笑了起来,命运多奇妙啊,他们又相遇了。

“Jack Sparrow.”Salazar叫出了这个曾经他无数次在唇齿间念着的名字。

他拿出望远镜看着远处的黑珍珠,那只小麻雀跳上了桅杆的最高处,他冲Salazar挥着手,身子摇摇晃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从上头给掉下来,但是事实上Jack是永远不会从他的姑娘的桅杆上掉下来的。他的头巾和长发随着海风有些凌乱地飘扬着,身上的衣裳看上去更旧了,红色的头巾也愈发泛白,可Jack依然在大海的映衬下显得无比耀眼,意气风发。

但是Salazar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他的麻雀。

后来他又出海了几次,但是他再也没有听到那个他最为熟悉的声音,也再没看到他所最想看到的那个身影,甚至他再没看到海上扬起过黑帆。

或许Jack Sparrow已经死在大海的某个地方了,连着他的黑珍珠一起回归了他的大海,去往了他的归乡。

Salazar有时会冒出这种想法,可是他不敢去想,也不敢去问,去查。因为他害怕他以为永恒的东西真的会永久的消亡。

“Jack Sparrow.”Salazar又念出了那个名字,他的语气里一如既往地溢着柔情,他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其实他们还是兜兜转转着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即使岁月在两个人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可是在Salazar的记忆里留存的只有最美好的那个Jack Sparrow。所以时光多温柔啊,他见不到他的麻雀老去的样子了。

后来Salazar早已年老,也再不是那个骇人听闻的海上屠夫,他现在只是一个悠闲的贵族,可是他还是会时常念起“Jack Sparrow”这个名字。他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每当他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总会想象出眉眼如初的小麻雀嘲笑他的模样。

“Jack Sparrow.”

Salazar拄着拐杖走到了大海边上,他看着大海静静地推着波浪,突然,他启唇念出了这个名字。

他的小麻雀一定还是如当年那样美好如初,意气风发。

FIN.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