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萨杰】轮回(番外)·海神之吻

轮回(番外)·海神之吻

在Salazar掉下去的那一刻,他最后一次看到了他的小麻雀的身影。他漆黑的瞳仁里一如既往地闪闪发光,他的眼睛似乎是因为海水的映衬显得有些发蓝,这使他的这双眼睛更加灵动,泛着莹莹的水光,即使他现在不似当年,但也是另一段风姿。

那只麻雀展开了他的翅膀,飞得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Salazar能感觉到身体下坠的急速感,能感觉到两边水壁向他聚拢来的压迫感,可他唯独感觉不到Jack于他是何种态度,他太遥远了,以至于Salazar根本无法看清Jack的眼中是否有一丝丝的悲伤是属于他,也辨别不出来。哦对了,和他一起掉下来的还有那个老海盗Barbossa,其实有一个老海盗来给他垫背这让他觉得并不亏本,不过也许那只麻雀的悲伤会更多分给他的这个海盗朋友。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窒息的感觉,那种感觉是真的令人感到不愉快,那是一种溺水的感觉,你无法呼吸,无法感受,你的意识被剥夺,你拼命挣扎,想逃开这种感觉,可它偏偏不肯放过你,仿佛长长的头发丝一般一缕一缕地缠上你的脚踝、你的手腕、你的全身。Salazar感受到了他的生命在经历又一次的逝去,他想活着,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再多的挣扎也无济于事。这是海神波塞冬怒火的体现,他们惹怒了这位海王,因为他们折断了神所钟爱的武器:三叉戟。

他的三叉戟使大海升起滔天巨浪,使之发生海啸和地震,以来显示他作为神的威严与绝对的强权。可他的三叉戟又能用来树立神的光辉形象,他用他看似骇人的武器击碎岩石,使之流出清甜的泉水来浇灌农物,让人类获得丰收,以获得人类的拥戴。

而现在,这位海神的象征被那个叫Henry的臭小子给折断了,可摩赖埃眷顾了他,使他远离了至高无上,不容侵犯的海神的怒火,逃了出去。

可他和那个老海盗却要面对海神的惩罚——

死亡。

水壁重新合拢,重归于一片平静的海面。

Salazar仿佛进入到了一层环境,他能睁开眼睛,四周都是海水,但是他看到了眼前好像有一个心形吊坠,他没有见过。Salazar转过头,发现Barbossa也在一旁。

“听着,西班牙人,虽然你之前态度不太好,不过既然咱们都沦落到这种境地了,我觉得大家还是都冷静点儿好。”Barbossa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但他说这话时,将手按上了他的剑。

“我们已经死了,所以,我没必要和你这个肮脏的海盗较劲。”Salazar注意到了Barbossa的动作,他嗤笑一声,连看都懒得看Barbossa。

“那Jack呢?他可不比我干净多少!”Barbossa挑了挑眉,他的手从他的剑上悄悄地放了下来,他故意抬高声音,想看看这个西班牙佬的反应。

“我劝你别提他!”Salazar好像突然被触怒了一般,他飞一般地跑到了Barbossa的面前,提着他的领子,哦天,他的领子上还有精致的蕾丝,可真见鬼,“如果你希望我们相处融洽的话。”说完,Salazar松开了Barbossa。

Barbossa一脸玩味地看着Salazar,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Jack那点破事儿,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说真的当时那个主意还是我和那个小崽子一起出的。”

出奇的,Salazar并未做出什么激动的反应,他只是沉默地站在Barbossa的面前,Barbossa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Salazar一直盯着远处的那个心形吊坠看。

“那是深海阎王和女海神脖子上的,不过我想出现在这里总有它的道理。”Barbossa眯起眼睛,眼里全是笑意地看了看那块心形吊坠。

那块吊坠稳稳当当地漂浮在海中的某一位置,链条随着海水漂动着,突然,一股水流从链条中间穿过,随即幻化成了一位美丽女子的形态。

Barbossa自信地笑了起来,“Calypso,我想您出现在这里,一定有您的目的,我猜您一定是想救我们两个可怜的人。”

Salazar在两人中间扫了一眼,他现在有些肯定那块心形吊坠肯定有很大用处,或者说它一定能使自己活过来。而Barbossa看上去好像早就知道这个吊坠有什么用一样,语调十分自信轻松。

他们面前的Calypso突然走向他们,她优雅地伸出一根手指在海水化为的唇上点了点,“哦~Barbossa你可真是太聪明了,不过我给你个忠告,一般情况下,不要揣度神的思想。”

她转身便又回到了原处。

几乎是顷刻间,他们所处的世界开始崩塌,仿佛是波塞冬的三叉戟又被重新挥舞了起来一般,海水开始成块碎裂,他们又开始急剧下降,而Salazar却能听到一旁的Barbossa的笑声:

“哈哈哈!”

真是个疯子。Salazar这样想着。

重生的过程是连Salazar也讲不清楚的,至少女海神的神奇力量使他们都获得了生命,对是他们——Salazar和他的船员们以及沉默玛丽。

而当Salazar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沉默玛丽上了。并且他们已经到了西班牙的一个港口。

他走到沉默玛丽的船舵前,看着辽阔无垠的大海,他想,Jack Sparrow,他的小麻雀,总是会成为他的。就连海神都垂怜于他,摩赖埃也不忍他的命运如此凄凉,所以他被海神赐福了,他得到了海神的亲吻。他重新呼吸到了空气,重新感觉到了阳光。更重要的是,他又可以见到那只总是喜欢乱扑腾的小麻雀。他要把那只不听话的麻雀永远关起来,想尽办法折磨他,然后杀死他。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Salazar到最后,却是根本不忍心杀他,甚至不忍心动他一根汗毛。

Jack Sparrow才是Salazar的珍宝,永恒的,属于大海的,神明。

而此时远在黑珍珠上的Jack打开了罗盘,罗盘转了一圈,那红色的指针指向了西班牙的方向。

FIN.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