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e/疏桐

原ID:绥桐清烨 三流写手

【贝杰联文】裂缝

这是一小半,下面就交给明智了!! @Flippy?Fliqpy!/刀 有和无心云串起来,然后是借太太一个条漫写的
开学最后一更

裂缝

若是回溯往事,杰克·斯派洛可能会第一个想到卡特勒·贝克特。虽然到了最后,他到底是成了杰克的故人之一,而当杰克每每想起这位勋爵时,其中滋味却是他自己也说不清的。

那时的杰克还并不是黑珍珠号的船长,当然,在那个时候黑珍珠还没有被造出来呢。不过这些事情在故事的后面便会讲到,这里就不多赘述了。这位以后传奇的杰克·斯派洛船长那个时候可是被他的老爹——蒂格船长到处通缉着,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便到了卡特勒那边。

他从小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海盗,而一个合格的海盗,并且未来一定会成为船长的海盗,杰克对于各种环境都能很快地适应。

虽然他们贵族的生活他可真是不喜欢。至少那身到处都勒得紧紧的衣服就让他浑身不自在,衣领总是让人透不过气来,但那衣服的质感倒是真的没话说,花边和蕾丝也很精致。穿久了吧,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他可是个虽然识几个字但是要是让他写字却写不出来的人,就算会写几个字,也都歪歪扭扭的写不好看,跟贝克特比起来,那真是天差地别。

而此时的杰克正趁卡特勒出去坐在他的桌前,随便抽了一张他写的文件或是什么私人的信件,开始模仿起他的笔记。贝克特是个标准的,绝对优雅的贵族,他的字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流畅、华丽、又不那么张扬,花体写得非常好看。相比之下,杰克的字就犹如在画直线,棱角分明,却没有弧线,也连不起来。杰克拿起卡特勒桌前的钢笔,那只钢笔漂亮极了,笔尖上还刻了很好看的花纹。他试着模仿着卡特勒的笔迹开始练起字来。他把那张贝克特写的纸拿起来细细地观察了一下,想了想他是怎么写出来的。随后杰克便试着自己写了起来。

他一开始以为这种字就是要写得很快的,结果发现他写起来真的很慢,他照着卡特勒的字迹开始写起来,学着他的字母的字形,学着他笔画的轻重缓急。杰克写了几个字母,皱了皱眉头,将自己的字和那该死的贝克特的字比了比,还是差好多的感觉。他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泄气的趴在了桌上,将笔随便一丢在了桌上的随便某个角落。他觉得那几个大写字母简直是在和自己作对,那什么“B”太难写得和贝克特的字一样了,这些贵族弯弯绕绕的就是多。

“你在写什么?不,我应该说,你在模仿我的笔迹,斯派洛。”贝克特的声音突然从杰克的身旁响起。

杰克懒懒地抬眼瞥了对方一眼,随手把自己刚刚写的那张纸揉成了纸团扔了出去,却不偏不倚地,刚刚好地,落在了贝克特的脚边。贝克特并没有因为对方无礼的举动而有任何的气恼,反而觉得对方的反应很是有趣可爱。一切在别人身上显得无礼粗鲁的举动一旦安在了他的身上,便会显得可爱而有趣,也许这就是斯派洛和别人的区别,他永远能很好地把握住分寸。讨得别人的欢喜和欣赏,这是独属于杰克·斯派洛的特性与魅力。

“你们贵族每个人写字都这么麻烦吗?”杰克歪着身子,撑着脑袋,拿起贝克特那张字冲他晃了晃。

贝克特也不急,他弯下腰捡起那团被揉皱的纸团,又把它展开来,看了看上面写的一排歪歪扭扭的字,虽然字形上在和自己的字体靠近,但仍然……差很多。贝克特不禁嗤笑,他走到杰克的面前,将他的笔重新塞到了杰克的手上,握住他的手,开始写了起来,起先杰克还有些不自然地僵了僵,不过很快便适应了。开始顺着卡特勒的动作写了起来。

“C-u-t-l-e-r”卡特勒一边在杰克耳边拼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握着他的手慢慢写着,“B-e-c-k-e-t-t”

“记住了吗?斯派洛。”

杰克没有正面回答卡特勒的话,但是他默默地小声地,认真地拼读了几遍这个名字,轻轻点了点头。那副认真的表情是贝克特第一次见到,但是他没有料到,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

“那我们现在写你的名字,斯派洛。杰克·斯派洛。”

阳光浅浅地透过云层照射进窗户,温温和和地洒了杰克和卡特勒一身。那云朵的颜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似白非白,好像掺了多种颜色,看上去似乎是纯粹无染的,实际上它似乎有着蓝色,有着黄色,有着绿色。他们坐在窗边,将两个人的名字用两个人的手写在了一张纸上的两处挨得最近的地方。但是名字与名字中间总有间隔,犹如他们,最终的他们之间的间隔只会越来越大,由一个裂缝变为鸿沟。杰克多年后总是想到,如果没有黑奴交易,他和卡特勒的人生都会完全不同。只是所有的如果,皆是痴想。

TBC.

评论(8)

热度(11)